8.0

2022-08-31发布:

【老爹的姨太太】【完】

精彩内容:

小蟲,一個只有十五歲的富家子弟,卻無意中看見了七姨太與他爹做愛,從此淫念大漲,總想和七姨太幹一次,他也就注意了七姨太,但見七姨太旗袍一穿,渾身曲線畢露,特別胸前盡管旗袍將雙峰緊裹,卻還是豐胰得一踏糊塗,而臀部更裹得讓人欲念高漲,不撫摸一下就會覺得死也不甘心,而微風偶而吹起下擺時,一雙豐胰適度的大腿便呈現在眼前,薛蟲無法抵制這幺嚴重的誘惑,便經常像孩子般的偎在姨娘身旁,撒嬌摟著七姨太豐胰的臀,解一時之急。薛蟲的老父親共有七位姨太太,夫人,即薛蟲的母親,在薛蟲十歲的時候不幸去世,這樣薛蟲的父親便無所顧及,娶了七位姨太太,卻一直虛上位以念薛蟲之母,可是這以後由于薛蟲的父親性欲過強,不斷的與他的姨太太們做愛,所以這七位姨太太都未産下一兒半女。二姨太年齡最大,卻也不過叁十歲。而這七姨太本是清樓出身,只因奶子大因而被薛蟲的父親看重納爲小妾。卻也不過二十歲左右。這樣盡管薛蟲吃幾下七姨太的豆腐,但她卻還是不以爲然。

  一天,薛蟲在自己的房間裏拿了本春宮圖在自己打飛機,可是他卻犯了個大錯誤,門沒有鎖。五姨太突然闖進來喊道:“蟲兒,你爹叫我來跟你說點事。”原來這兩天薛蟲的老父親薛老員外想給薛蟲找個先生教他讀書學習。可是薛蟲卻不以爲然,薛老員外特派這個能說會道的五姨太來勸勸薛蟲。這五姨太突一進屋,薛蟲嚇了一跳,忙不迭的往身上捂衣服,這五姨太乃聰慧異常之人,一進屋見此情景,則立刻心領神會,知道這小公子是懷春了。她也不說破只是話裏帶刺:“哎喲,公子,你在看‘書’呢!我就說嘛,我們蟲兒是個愛書之人怎會不願意讓教書先生教呢!喲蟲兒,你大熱天捂個厚被幹嘛?”“五姨娘,沒……沒事,只是身上有些涼,想暖和一下。”“呵、呵,讓姨娘來看看你到底怎幺了?”說罷,就直走上來,將手搭在薛蟲頭上。“果然,蟲兒,你這是年輕力壯火太大,必須要泄泄火才成。你知道怎幺才能泄火?”“孩兒不知道,願姨娘示之。”“這還要我教?你得找個姑娘用你的小雞雞插她的下面的那個小黑洞,這樣你會噴出一些白色的液體,你的火就泄了。”“孩兒……孩兒不懂,您是我娘,你應該幫我才對呀!要不您幫我吧!”“你什幺時候聽見過讓姨娘替兒子泄火的,這讓你父親知道了,他不大發雷霆才怪。”“可我怎幺辦呀!”“這樣吧姨娘勉爲其難,幫你一把,不過你千萬不要說出去。”這五姨太與薛蟲只是心照不宣而已,其實他們什幺都明白。五姨太將被掀開後玉手伸向薛蟲下體陰莖,薛蟲混身哆嗦一下,五姨太套弄了幾下,便將被完全揭開,扒開包皮,露出那粉嫩的龜頭,五姨太探過身去用舌尖舔食幾下龜頭,薛蟲禁不住大叫,這樣五姨太舔了一會兒,她沒怎樣,薛蟲卻是滿身大汗,五姨太接著說:“蟲兒這還不能算完,下步你知道該怎幺辦嗎?”薛蟲搖搖頭,“你要溫柔一點把我的衣服脫了。”薛蟲聽罷,便摟住五姨太將她的旗袍扣子盡皆解開,露出了裏面的內衣褲,薛蟲脫去五姨太的抹胸,便露出了那豐腴的玉乳,薛蟲猶爲興奮,撲在五姨太身上,親吻著五姨太的玉唇,兩只手一只伸入亵褲撫摸著那豐腴的屁股,另一只手則撫在那豐腴的乳房上,舌頭則與五姨太的舌頭勾在一起,並且互相輸送著各自的唾液,這到頗爲罕見,兩人這種舉動與薛老員外的初衷相差萬裏,薛老員外並不是讓五姨太這樣去勸說薛蟲的。兩人悱側纏綿著,薛蟲這時已不像剛開始那樣像個雛了,卻顯得非常老到,這無可驚訝,因爲他已研究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春宮圖了。薛蟲這時輕輕將五姨太的亵褲褪下去,露出了那迷人的黑毛及黑洞,薛蟲伏下身去用舌尖舔著那陰唇,五姨太發出了輕哼“嗯、嗯、啊、你…你…很好…呀,噢、噢……”什幺人倫道德都已扔到一邊去了。如此薛蟲將五姨太的大腿扛在肩上,一使勁便將陰莖插了進去,五姨太大叫一聲雙手緊緊抓住了薛蟲的手,五姨太已很久沒有和男人幹了,這時自然是幹柴烈火,無法不爽。幹了約一盞茶的功夫,薛蟲便感到有些力不從心了,便一陣力挺,只聽“噗”的一聲,這些精液便全部貫入了五姨太的陰道。五姨太躺在那裏不住口的贊道:“好樣的,第一次就能幹這幺長時間,你以後前途無可限量呀!”這時,五姨太穿了衣服,坐在床上歇了會兒,便出去回報老爺了。薛從初試雲雨之歡,倍感爽快,躺在床上在那裏遐想著。

這天晚上,薛蟲又來到五姨太房外想再試雲雨之樂,可是剛到門外卻突聞叫床之聲,聽罷不免興味盎然,蘸濕了手指捅破窗紙向裏邊望去,只見裏面幹得正歡,原來他爹心血來潮到五姨太的房裏來過夜,只見他爹年紀雖然大了卻來是英勇有加他不禁由衷佩服。正自觀賞間,突然,後面有人搭了他下肩膀,他七竅到嚇沒了六竅,回頭看時只見二娘站在他身後微笑著,他張口結舌,方寸大亂,支支吾吾地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平時二娘對他最凶,是以他如此害怕。二娘向他擺擺手,便轉身走了去。薛蟲硬著頭皮跟了出來,沒想到二娘徑直走到了她自己的房間。待薛蟲進來後她叉上房門道:“蟲兒你好大膽啊?你還挺早熟的啊,我若告訴了老爺他不會把你怎樣吧?”蟲兒嚇得撲通的跪倒在地,大聲求饒道:“二娘,饒了孩兒吧,孩兒再也不敢了,都怪孩兒一時胡塗,您千萬別告訴爹呀!”“如此說來,你知錯了?”“孩兒知錯了,只要您不告訴爹,您讓孩兒做什幺孩兒都願意做。”“那你過來到我面前吧!”薛蟲不知要他幹什幺,只有硬著頭皮噌了幾步。“我又不會吃了你,快過來。”薛蟲大著膽子等著他二姨娘的命令。“把衣服脫了,二娘好久沒有爽過了,你幫二娘爽一下吧!”薛蟲人整個都呆住了,他萬想不到他平時懼怕的二姨娘竟會讓他做這種事,“怎幺?你不願意做嗎?還是讓我告訴你爹吧!省得麻煩。”說罷二姨娘起身要走,薛蟲立時醒過神來道:“不二娘,我願意,可我怎幺能讓你爽呀?我給您捶捶背?”薛蟲在明知故問。“你剛才在看什幺?”“我只是看看五娘怎幺叫得那樣慘啊!”“那幺你就像你爹對待你五娘那樣對我就行了。”“您不會疼嗎?”“你就來吧!二娘就不知道什幺是疼,幹這種事要是嫌疼的話那就不要做人了。”薛蟲仍是故做不知,他只是伸出手來抱住他二娘的大腿開開始來回的動著。二娘忍不住笑了,道:“你在幹什幺?”“我在和我爹一樣啊!”“你還都沒放進來,怎能幺能讓我爽呀?你先把我的衣服脫去呀!”薛蟲解了半天也解不開,二姨娘實在是色急了,便自己迅速的把衣服脫去,並扒掉了薛蟲的衣服,將薛蟲壓在身子底下,用仙女坐蠟台的姿勢與薛蟲做。這還真是讓薛蟲驚奇,一方面這是平時威嚴的二姨娘,性欲竟然給她逼到要和自己的“兒子”交歡,真是讓他既害怕又興奮。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無法讓他明白的,薛蟲看看二姨娘極爽的樣子,便起身將二姨娘壓在身下搬起她的一腿斜插進去,猛幹著二姨娘大吃一驚,卻也配合著和他做,爽過一會兒,薛蟲再次換了姿勢二姨娘沒想到他會挺這幺長時間,孰不知薛蟲和五姨太剛剛幹完了一夥,是以如此。當下二姨娘高潮連連,浪叫聲不斷,薛蟲則欲戰欲猛攻勢綿綿不斷,眼看二姨娘如此興奮薛蟲也著實賣了些力氣。

到薛蟲泄身時兩人已順利的搭乘了雲霄飛車數次了。時值半夜,薛蟲,提著褲子回到自己的屋中,躺在那裏身子一動也不能動,只睡到第二天日上叁杆,這時,六姨太的貼身丫頭來叫自己,薛蟲只覺自己躺在那裏很是舒服,便道:“姐姐,你來拉我一下吧!我有一點動不了了。”“少爺這……好吧!”這少女便走上前來拉著薛蟲的手拽他起來,可是當看到被窩裏的薛蟲一絲不挂時臉刷的一下紅了。便背過身去,說:“少…爺,你…你怎幺…”薛蟲滿臉勝利的表情,他早看這丫鬟標志,一直想和她幹是什幺滋味,這回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一把將她攬在懷裏,按在床上,欲行雲雨之歡,這姑娘反抗著並大聲叫道:“少爺不要,老爺會罵的。”“管他的,你只要好好服待我,以後當上我的夫人,那便穿金戴銀了,不好幺?從了我吧!”這少女不敢過份反抗似乎大好的前程在等著自己。薛蟲便順利的脫了她的衣服,摟著她粉嫩的胴體,輕輕的幹了起來,這少女忍耐著不發出聲音,可是還是由于極度的刺激而發出輕微的呼吸聲,薛蟲昨夜被二姨娘強奸,這時正無處發泄,此時薛蟲則用力幹著,每一下都使盡吃奶的勁,但幹罷多時見這少女並無反應,不覺興味索然,便下馬,躺在一邊,那少女道:“少爺,你…說的話可當真嗎?”“什幺話?”“剛才你說的讓我做你未來的夫人的事。”“這也當得真嗎?你也不想想,我什幺身份,你什幺身份,就算我同意我爹他老人家會同意嗎?你真笨的可以了。”這少女聽罷一驚,拿起衣服哭著穿上了。薛蟲突然覺得這對她有些太殘酷了,這要是鬧出些事來可不好辦。便勸她道:“你放心我做的事我是會認的,我以後就算不能讓你做大夫人也一定收你做小妾好不好?”那少女哭得更厲害了,薛蟲不覺有些惱火,道:“你要我怎幺樣,我也算是人至義盡了,我看你長得好才和你做的,你別哭了,這要讓人發現了你添房也沒得做了。”這一嚇,少女果真不哭了,“對嘛,來讓我再吻你一下。”薛蟲便湊過嘴去,親吻著她的唇,少女躲了一下,薛蟲卻搬過她的身子,吸吮著,這時門開了,令人萬萬沒想到的是六姨太竟然破門而入,一進門見此情景,嘴唇氣得發青,罵道:“燕兒,怪我對你這樣好,你竟然和少爺幹出這等事,看我怎幺收拾你。”燕兒嚇得臉色慘白,坐在那裏低下頭,什幺也不敢說。薛蟲這時也有點蒙了,不知怎幺辦好。六姨太接下道:“小少爺,你也太不給你們薛家爭氣了,你看看你才多大?你發育成熟了嗎?讓阿姨看看你,我都不認識你了。哼,燕兒你先走吧,一會再跟你算帳你給我等著,”燕兒看了薛蟲一眼,薛蟲向她搖搖頭,抿著嘴笑笑,那意思似乎是說“沒問題我可以搞定。燕兒心上一塊石頭落地。便走了出去。六姨太見燕兒出去了,便一把攬過薛蟲,揭開被身裏面張望著邊說:”你還真行啊,才十五歲就連男女之事都明白了。薛蟲見她往自己被裏看,便一把將她推入了被將她的頭伸向自己的陰處,這六姨太圃一聞到那股帶著一腥臊之味的氣息,眉頭一皺,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便順勢伸出舌尖,向薛蟲陰莖舔去,那裏滑膩潮濕,很適宜口交。這薛蟲躺在那裏只是將手伸在六姨太的旗袍開襟裏去撫摸她的玉腿,下面任由六姨太胡來,六姨太吸吮了一陣,感覺這薛蟲果然是個人材,便將頭伸了出來,道:“蟲兒,今晚到六姨娘房裏來,幫姨娘爽爽好嗎?你和燕兒的事就算了吧。”薛蟲聽罷頓時興奮起來,哪有比這更好的,兩色兼得還不用負責任。薛蟲想罷便疏洗了一下,穿戴整齊去吃早飯,在薛家的生活是相當的奢侈的,薛老爺和六位姨太圍在一張圓桌周圍,到了薛老爺,喊聲“開飯”大家才開始吃。薛蟲坐在六姨太和叁姨太中間,對面坐著七姨太和他爹。吃飯了,薛蟲迅速的吃著,突覺下腹有些不對勁兒。向下一看原來不知是誰的腳,伸在自己的大腿中間在磨蹭著,薛蟲順勢抓住了那雙腳開始撫著,心裏在想,這不會是六姨太的,她就坐自己旁邊,那會是誰的,看看對面大家都在低頭吃飯,沒人擡頭,七姨太?不能她不會這樣的,順著腳的來路,薛蟲假裝東西掉了去撿東西,向下一看原來是四姨太的,哎不會啊,自己跟四姨太並沒什幺呀!再仔細觀察,原來,四姨太是把一條腿放在了,叁姨太的腿上,叁姨太正在那裏輕撫著,四姨太可能是以爲是叁姨太在撫摸她的大腿。原來,她們是……,想到這裏,薛蟲真爲他爹可悲,娶了這樣多年輕漂亮的姨太太們,卻不能滿足她們讓她們愉快,弄她們要作同性戀愛的地步,真是可悲啊。薛蟲不敢造次了,便把手縮回,讓開來,放下碗筷,說聲“吾食畢”退了出去。回到房中躺在那裏睡了起來,這一天當然要養精蓄銳以備夜戰。

這一天直睡到一更時分,薛蟲起來後,吃了些點心,見天已黑了,便向六姨太房間想到今晚可以和六姨太共赴巫山,說不出的高興。待來到六姨太房外,剛要推門進去,忽然裏面傳出了一陣浪叫聲,薛蟲心裏話兒“不會吧!怎幺我想和誰幹爹就找誰陪他過夜。捅破窗紙向裏面張望,可不是,只見那床在那裏來回顫動著,這次真是乘興而來敗興而歸。薛蟲往回走著,突然想到早上吃飯時的一幕幕,靈機一動,何不到叁姨太和四姨太房外去偷窺一下或許會有點意思,也說不定啊。當下他來到了叁四姨太窗外見裏邊沒有動靜,他又來到四姨太的窗外,裏面也一片漆黑。他推了下門,門沒有鎖。他進了屋,關上門想看個究竟,這時,他猛然聽見外面有人聲,好像是叁姨太與四姨太的,當下也無藏身之地便躲在一個大櫃子裏,順著櫃縫向外面瞧著。

果然叁姨太與四姨太圍在一張桌子旁邊,斥退了丫鬟兩人在那裏互相敬著酒,轉而,叁姨太欺身到四姨太旁邊,含著一口酒,嘴對著嘴,將那酒送到四姨太的口中,兩人纏綿的親吻著,叁姨太的雙手在四姨太的臀部上揉動著,四姨太當然也不甘示弱,她雙手按在叁姨太的大喳兒上,並開始解著叁姨太的衣服。叁姨太轉眼間衣服只剩下一個肚兜和亵褲了,四姨太將桌上的酒壺扔在了地上,叁姨太則躺在桌子上。四姨太毫不客氣的將雙手伸進了肚兜兒,揉著叁姨太的雙乳,叁姨太的呼吸開始變得粗濁了。四姨太進而把她的肚兜兒一把拉下。那白花花的奶子便露了出來。它們在那裏顫微微的,顯得特別誘惑,四姨太伸出了舌頭,在那乳暈周圍做著按摸,叁姨太也發出了輕哼。四姨太輕輕拽下了叁姨太的亵褲,露出了那黑毛掩蓋下的大*。四姨太大大分開了叁姨太的大腿,伸頭過去在那裏舔著,叁姨太這下更是發出了淫叫:”啊、嗯、唉、喲、哎呀、不要……“所發的聲音卻是令人激動不已。這時四姨太也脫光了衣服,開始用手指撫摸著叁姨太的臀部,上面吸吮著叁姨太的喳兒。薛蟲這時到六姨太那裏未能成行,正自苦悶,這下視此春景自不能放過,他在櫃子裏脫光了衣服,走到了四姨太身後——叁姨太與四姨太由于非常投入並未發現薛蟲的存在。——薛蟲見那四姨太躬身彎腰露出了後面那陰門,不覺興奮異常。便走到那裏不做調整就立刻上馬,由于他在那裏醞釀了半天,所以陰莖堅硬無比。而四姨太的小穴裏則汨汨的流出淫水,薛蟲插在那裏自是順暢異常。而四姨太卻覺出不對。她猛然回頭卻發現他的兒子在那裏插著不禁驚異非常,可是猛一想也就由他去了。這樣叁人在那裏互相地作著按摸,過了一會兒,四姨太喊道:”蟲兒,四姨娘不行了,歇一下吧,好嗎?“叁姨太正閉眼在那裏爽著,卻突聞四姨太此話無異于晴天霹雳。薛蟲卻下了馬,來到姨太身前,滋的一聲插了進去。叁姨太著時爽了起來。”啊,蟲兒,你好厲害呀!你真的好粗,噢……“”叁姨娘,不過你還真的很騷呀!你竟然會讓我這幺爽。“四姨太在旁邊抽搐著,一動都不能動,叁姨太也開始在呼小叫,竟也有受不住的意思。薛蟲幹了這許多時間,也難以再支持下去了于是便猛的向前一送,噗一聲,薛蟲噴了出來。這晚,薛蟲累得很,便回到自己的房裏。蒙被大睡一場。睡了一天,傍晚,爹爹叫他吃飯,他不得已才起來,回想這幾天與這幺多姨娘作,簡直無法想像,可是他也很累。吃飯時看見六姨太向他使眼色。他心領神會。這天晚上他看見天色已黑,便來到六姨太房門外,他敲了敲門,開門的是丫環燕兒,見了他詭異的笑道:”少爺,太太在裏面等著你呢!你快進去吧。跟我來。“燕兒轉身將門鎖上,便讓薛蟲跟在她後面來到一處書櫃前邊,梅香手向旁邊一按那書櫃緩緩分開露出了一個洞。薛蟲萬沒想到這裏會有一個暗道。他低頭走了進去,裏面並不很深,走了幾步就到了一個小門前,梅香低聲道:”太太,少爺來了。“只聽裏面”嗯“了聲。梅香進了去,薛蟲向裏面一看見裏面有些霧氣,好像有個溫泉似的。

薛蟲再向裏走,只見裏面有個寬闊的池子,果然是一處溫泉。但見六姨太穿了一件輕紗,卻已被水打濕了,渾身曲線凸出,躺在裏面,在享受著這天然浴。”蟲兒,你也下來一起洗吧!燕兒,你服待少爺脫衣服。“梅香燕兒臉一紅,卻也慢慢地幫薛蟲款下衣服。薛蟲直露出那毛茸茸的陰莖,燕兒看到不禁臉色微紅,卻也氣血沸騰,躍躍欲試。”燕兒,脫了衣服,下來服待我們洗澡。“燕兒早已迫不及待了,便脫得光光的,下了水,那水溫暖異常,大概也有叁十度左右。薛蟲順勢坐在六姨太身邊,摟著她,親著她這時燕兒在旁邊看得渾身冒火,薛蟲一把抓過燕兒,把燕兒的頭按在自己那挺起的陰莖旁,燕兒吸吮起來。薛蟲伸手揉摸著六姨太豐滿的乳房,嘴伸過去親吻著她的小嘴。另一只手伸在六姨太胯間,手指捏摸著那陰蒂,令六姨太無法不爽。隔衣相慰,畢竟會減少很多刺激,這時六姨太自己動情地把那輕紗裉去,裸露著全身的雪嫩肌膚,薛蟲更爲之動情,抛開燕兒抱起了六姨太,就著她的陰道站著插入,六姨太的腿盤在薛蟲腰間,雙手摟著薛蟲的頭閉了雙目,薛蟲手托著六姨太的肥臀,這樣動了起來,六姨太大叫:”呀,兒子,你怎幺這幺大呀,插得娘好好爽。噢、噢……“”娘,夠爽吧,不過你還真騷哎,你屁股怎幺這幺嫩,這樣大,你的喳兒好大噢!夾在我的臉上真是舒服得緊喲!“”蟲兒,你比你爹可要厲害得多了,你好粗,這幺小,人小鬼大呀!“這樣插了一會兒,蟲兒畢竟是個孩子,便難以再以這種姿勢再幹下去了,于是,他換了一個姿勢,把六姨太池邊,他騎在池上拉著六姨太雙腿前後扯動著坐愛,六姨太揉著自己的乳房,邊配合著薛蟲的挺動。薛蟲插著插著,突然他來了個乾坤逆轉,將六姨太轉過身抓住了六姨太的臀部,雞巴插在那屁眼裏進行著肛交,這下變換令六姨太毫無准備,可是那肛門裏緊緊裹裹著陰莖,薛蟲自是每插下都是刺激非常。這樣一來六姨太可就受不了,只插了一會她就大呼救命了,確實,很爽呀,以前從來沒試過這樣一試,果然效果非凡。薛蟲插著插著,就覺得自己要射了。便依舊還原到陰道,一陣力挺只覺得一股熱流湧了出來,薛蟲使勁向前一挑,那白色的液體便噴射出來。他也累得毫無力氣躺在那裏喘氣。而這時燕兒便湊上來用嘴吸吮著薛蟲陰莖上還在不斷地湧出的精液或淫水薛蟲不由得一陣激動。又再次硬起來,抱了燕兒,插向她的陰門,讓她爽個夠。又是一陣漫長的抽插,薛蟲再次射了。薛蟲便抱了她們到床上,睡了起來,半夜醒了,便和六姨太幹它一次,抱著六姨太雙手扣在她的大喳兒上,自是非常之爽了。而下面的陰莖得與六姨太的粉臀相伴自也無法再爽了。第二天晚上,薛蟲又想來與六姨太來作,在經過七姨太房門口時,卻聽見他爹在裏與七姨太的調笑聲,他實在忍不住了,便扒在窗上向裏面望去,可是卻不甚真切,他真想進去看個究竟,可是若進去看那不免被發現。他來到門前,一推,竟然沒鎖,真是天住他也,便蹑手蹑腳進了去,躲在屏風後,向床上張望。但見七姨太正在那裏吸著他老爹的陰莖。”哥哥,你的陰莖好大噢,我都吸不過來了。“”你真是個騷貨,你看你那騷奶子,太大了,我就喜歡你的奶子,哈哈。“七姨太這樣騷,真讓薛蟲也想試一試到底會爽到什幺樣子。薛蟲老爹不一會就射了,這樣薛蟲老爹,轉過身來,對著七姨太的大屁股插了起來,”哥,你真行,你還能幹,你…你,好呀。“”騷*,我就愛跟你幹,你才是真的女人呀!“薛蟲又開始鬧心了,他又悄悄地出去了,去找六姨太又大幹了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