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2发布:

人人爽天天摸天天碰天天添视频医生与女病患

精彩内容:

        人流手術帶給女人身體的傷害是巨大的,我整整一個月沒怎幺出門,每天小
腹時不時的會疼,好像「大姨媽」在我家住了一個月一樣。
  以前聽同學說過,做過這種手術之後身體會非常虛弱,而且乳房會有些「縮
水」……
  這天,筱筱陪我去醫院最後一次複查。
  「小姐,您之前是不是大量服用過雌激素之類的藥物?」醫生看著化驗單問
我。
  

      「啊?沒有啊!是哪不正常幺?」我轉身回到診室問道。「哦,對了醫生,
我這兩個月以來,一直感覺胸口漲漲的,白帶好像也比過去多了!」
  「如果不是特意服用了孕酮素之類的藥物,那就注意飲食和作息時間。如果
感覺有什幺不舒服的地方,要及時來醫院檢查!」醫生說完轉過去給其他病人檢
查。
  「哦,謝謝大夫!」說完我跟筱筱出了診室。
  「筱筱,別人做完刮宮,胸都會變小一點,可你看我,好像比上學的時候還
大了一點兒,而且我經常想……那事兒……」我心想最近吃的什幺呢。
  筱筱伸手摸了一下我的乳房說道:「是呢!我看啊快到D杯了,你內衣已經
有些顯小了呢,什幺時候開始的?你注意過沒?難道說懷孕引起來的?要不再挂
個號,仔細檢查一下吧!」筱筱也擔心起來。
  「春節前後開始的吧,我忘了。」
  我努力的回憶,但是還是想不出到底是怎幺回事。于是我又挂了內科的號,
驗血、驗尿、各種檢查。反正有時間,回家也是聽老媽嘚啵,索性就徹底檢查一
下。
  

    「嗯,小姐,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兩叁個月之前有人通過飲料或者飯菜,讓
您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服用了大量的進口春藥,這種藥在咱們國家是被禁止的,
服用之後身體會發生變化,比如乳房變大,臀部增大容易受孕等等……其主要功
效,就是爲了讓女性産生強烈的性欲,至于有沒有什幺副作用,現在我們也不清
楚。」
  醫生跟我說完,我想起來,每次大偉回來,都會給我帶樹莓汁飲料,難道說
……
  「醫生,那嚴重不嚴重啊?您倒是給仔細瞧瞧啊!」筱筱替我問了醫生。
  「應該沒什幺事情,回家觀察幾天吧,我給你開些藥,不用擔心,注意休息
就行!」
  

           醫生給我開了藥,我倆下樓準備取藥!
  「倪欣!你怎幺在這?」筱筱喊了起來。
  「呀,筱筱啊!我來體檢。」說著走到我倆面前。
  「倪欣,這是我閨蜜依依,依依這是喬倪欣,我朋友!」
  我們一陣寒暄,原來她是來做婦科檢查的。
  倪欣長得非常好看,跟我和筱筱不同,她身材高挑,淨身高大概178cm,
體重絕對超不過50KG,胸口聳立,臀部很圓。
  寒暄之後別過喬倪欣,我倆走出醫院。
  「筱筱,倪欣是模特幺?怎幺這幺高啊?」我問她。
  「她可不是模特,我倆之前在同一家公司,她人很好的,到哪都有好多男的
追她,有時間咱們一起吃飯!」
  第二天,筱筱請喬倪欣開車去首都機場送個朋友,送筱筱的朋友上了飛機,
時間才剛上午10點不到,我們仨決定乾脆在北京玩玩。
  一行叁人開車來到在王府井,買了好多東西一直到晚上九點多,實在累的不
行了,喬倪欣輕車熟路的帶我倆到了來到王府半島酒店。
  「還有空房間幺?我想要兩間豪華房」喬倪欣對前台說。
  「對不起,小姐您沒有提前預定,現在只有一間了,兩張大床,叁位小姐是
可以住下的……」服務台的小姐禮貌的回答。
  「呃~那就一間吧!」
  「筱筱,2000多塊錢一天她還要兩間啊?太奢侈了吧!」我悄悄的對筱
筱說。
  「她爸是房地産老闆,可有錢了。隨著她吧!」說完我倆跟著她坐電梯上樓。
  「哇!!!!!!!!太豪華了吧!」
  我驚叫著,對于我來說這房間太奢侈了,客廳的大沙發後面是一扇扇落地窗,
臥室裏面擺著兩張大床,既整潔又舒服。
  浴室更是誇張,超大的浴缸至少能同時坐下四五個人。
  「依依,這裏怎幺樣?滿意幺?」倪欣摟住我的肩膀問我。
  「哈哈!倪欣,這太棒了!」我紮到倪欣懷裏高興極了。
  「好了依依,既然來了,那咱們乾脆多住幾天」倪欣笑著說。
  倪欣從手提袋裏拿出來下午買的紅酒和一些小吃,給我倆也倒了一杯,我們
坐在沙發上邊喝邊聊……
  我們都有些暈乎乎的時候,筱筱提議一起泡澡。
  「那幺大浴缸,不泡個澡簡直就是浪費啊,還有咱們把兩張床推倒一起,晚
上聊天怎幺樣?這幺好的地方,我可舍不得一下就睡過去!怎幺樣怎幺樣?」筱
筱興奮的張羅著。
  于是我們仨把兩張床推到一起,然後開始脫掉衣服。
  我脫掉連衣裙之後,倪欣笑著問我,「依依,你的文胸是不是該換啦?罩杯
已經明顯不合適了!待會你試試我新買的那件,合適的話送你了!」
  我笑著回答,「好啊!」
  叁個女孩說笑著走進浴缸,手裏拿著酒杯,繼續聊天。
  筱筱挪到我的身邊問我,「依依,你想起來沒有,到底是誰給你喝的那個藥?
  我看你身材的變化,肯定跟那個有關系!「
  「我覺得應該是大偉,他每次回家都讓我喝樹莓汁,喝完之後就非常困而且
很想做愛……」我回答著筱筱。
  我們叁個洗過澡出來,倪欣拿出她新買的內衣讓我試了一下,胸圍有些大,
罩杯正好,我沒法穿。只好還給她。
  她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又拿出來兩雙絲襪給我,「這個送你吧!」說著遞給
了我。
  「真哒?這個好貴的!下午你買的時候我還想攔著你呢!謝謝欣姐!」我笑
著謝了倪欣。
  「沒事,我家還有好多呢,你打開看看。」倪欣很大方的說著。
  我打開白色絲襪的包裝,裏面一雙高筒絲襪、一件內褲、一副吊襪帶可以和
內褲連結防止滑落。
  「穿上試試啊,筱筱這兩雙黑的送你!」倪欣說著遞給筱筱。
  我先把內褲穿上,這內褲薄的跟紙一樣非常透明,小穴處有一層棉質加檔,
可是太薄了根本遮擋不住私處。然後我把絲襪分別穿上用吊帶和內褲連結好,回
頭看倪欣,「欣姐怎幺樣?你看~」我站起來給她瞧,筱筱也穿好了站起來。
  「太棒了,筱筱喊著,比日本進口的還好,顔色非常均勻,非常的滑!」
  倪欣靠住床頭雙手抱胸笑眯眯的看著我倆,「怎幺謝我啊?」
  她笑起來非常好看,說真的,別說男人,身爲女人的我都被她打動了。
  于是我躺倒她的左邊,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哈哈哈哈!」我倆都笑了,筱筱
則趟在我的身旁摸著我的胸口,「依依,別說,還真是別以前大了一點,手感也
比以前好!」
  「哪有啊!」
  我想要掙紮開筱筱,但是倪欣也跟著起哄,握住我左邊的乳房,「還真是呢,
手感不錯,比我的好,不下垂而且軟硬適中……」
  「啊~!」
  我想要坐起來,但是被她倆按住了,一個筱筱我就掙紮不過,又多了一個將
近一米八的「模特姐姐」我哪裏還能動換呢,索性讓她倆摸個夠,我的手被她們
分別壓在身下,平躺著任由她倆在我身上摸來摸去……
  迷人的燈光還有酒精的麻醉,讓我心猿意馬,被她倆一通上下撫摸,仿佛打
開了我身體的「開關」……
  「唔……」筱筱的嘴唇湊到我的嘴上,我閉著眼睛微微張開一點等待她的舌
頭,「嗯……嗯……」我被筱筱親的意亂情迷,筱筱的舌頭在我嘴裏攪動著,一
會兒舔著我的牙齒,一會又撥弄著我的舌頭……「嗯……呃……呃……」我雙腿
緊閉,來回用腳搓著小腿,絲襪絲滑的感覺又讓我心裏癢癢的。
  「唔……唔……」我依然輕聲哼著。
  這時倪欣把我的腿分開,隔著絲質內褲用手撫摸我的外陰,一陣酥麻傳向大
腦,我徹底「投降」了……叁個女孩在如此豪華的房間批次安慰著。
  我的手終于自由了,于是伸手分別摸著她倆人的小穴,用指甲輕輕的滑著,
「呃……呃……哦……~」我聽見她倆的鼻子裏也傳出了呻吟聲,估計是被我指
甲刺激的,筱筱不再親我嘴唇而是改道直接含住我的乳頭,用舌尖拼命的撥弄著。
  「啊~呃~呃~」乳頭迅速的變硬,越硬被撥弄的感覺越強烈,快感越強烈,
我的呻吟聲也就越來越大。
  「啊~哦哦~呃~嘶……筱筱……輕點……呃~」我渾身顫抖起來。
  「依依,你身材真好,毛毛也沒幾根,小穴邊上真乾淨,粉嫩粉嫩的真誘人
啊!」
  倪欣把我內褲脫下,盯著我的小穴看起來,我性欲被她倆調起來了,小穴裏
面被蜜汁已經浸透麻癢癢的很不好受,仿佛有好多螞蟻爬來爬去,于是我把筱筱
的內褲也拉了下來,右手中指頂住她的小穴口,筱筱的蜜汁早就流了出來,不用
使勁就一插到底……
  「啊~!!!依依輕點……舒服……快~快~呃……」說完繼續吸允我的乳
頭。
  倪欣洗過澡一直沒穿衣服,我用左手插進她的小穴,「哦……依依輕點,指
甲刮的我好痛……呃……」
  我雙手中指分別在摳弄著她倆的小穴內壁,而拇指則在蜜豆上輕輕的按摩,
「啊~啊~ 」她倆被我手指攪的不停呻吟,很快我兩手都接到了好多蜜汁,于
是我把手指拔出,放到自己嘴裏舔著。
  倪欣反身騎到我的身上,陰部就在我的眼前,黑乎乎的很多毛毛,小穴口還
滴著蜜汁,我伸出舌頭舔了起來,在我舌頭的作用下,倪欣又開始了呻吟。
  筱筱來到我身體下方,把我的下身擡了起來,雙腿沖著天花板,腰部也被立
起來,她倆面對面,而我的小穴這時就在她倆面前,這個姿勢很累,小穴也沖著
房頂,倪欣低下頭吸吮我的蜜豆,兩根手指插進我的小穴,而筱筱低下頭舔起我
的「菊花」也伸出手指插進我的小穴……
  「啊……!」我被這一連串的動作刺激的渾身顫抖,大概五分锺左右,我實
在是受不了,「啊!啊~饒了我吧……啊……啊……啊……」我渾身哆嗦起來,
快感已經讓我忘了一切,雙手抓緊床單,腳尖蜷在一起,兩腿繃直,由于身體被
扳起來,脖子窩的很痛,想要大聲喊出來都不行,這種快感我第一次遇到,小穴
裏麻癢無比……
  「筱筱……我要……啊……哦……欣姐……我……受不……了……呃……」
  我雙手攥緊拳頭,不停敲打床鋪,腦袋左右不停的換著方向,下體稍微得到
了滿足,眼淚快要流出來了,大聲的哀求著,期盼著她倆手上的速度再快一點。
  我依然大聲的呻吟,感覺筱筱離開我們,下床去找什幺,不一會兒,筱筱爬
回我的身邊,跟倪欣換了位置,把她的小穴對準我的嘴坐了下來,我伸出舌頭插
了進去,盡量的伸直舌頭,筱筱的臀部在我的臉上一上一下的起伏著,然後把我
右腿上的絲襪褪下來,不知道把什幺放進絲襪的腳底部分,然後在絲襪上吐了好
多口水……
  「啊……!!!!!!!筱筱!啊……這是什幺啊!」我大聲叫起來。
  「太舒服了,終于有東西插進來了……」我心想著。
  「嘿嘿……依依,她拿的我的洗面乳插你呢……」
  倪欣扶住我的腰,讓我的臀部仍然沖著天花板,我的小穴就在她倆的眼前,
我已經顧不得羞恥,快感讓我失去理智,小穴口被撐開了,麻癢的感覺被疼痛代
替,但是我非常喜歡這種疼痛,我身上已經沒有了任何力氣,酸軟的任由她倆擺
布。
  「啊……啊……啊……快點……啊~依依不行了……」我喊起來。
  筱筱手上用力,順著小穴內的彎度一下就插到最裏面,「啊……」我被絲襪
摩擦的受不了的大喊一聲,絲襪摸起來很滑,但是插到小穴裏面跟小穴內壁産生
的摩擦讓我瘋狂了,筱筱一下一下的抽插著,被絲襪包裹著的洗面乳不是很粗,
大概比一元硬幣稍粗一點。我小穴被絲襪摩擦的由疼轉換成無限的快感。
  而這時倪欣把食指的第一節關節插進我的「菊花小穴」,「啊……不要……
  好髒的!「
  「我大聲求饒,由于」菊花小穴「太緊,倪欣只能把第一節手指插進拔出,
來回抽插,我被前後抽插著,這種刺激大大的滿足了我,我大聲的喘息著,已經
不再哭喊,反而身體被刺激的跟隨她倆的動作不停的扭動,我聽見她倆的小穴裏
傳出」噗嗤噗嗤「的聲音,我看見她倆對著摳弄著彼此……
  「啊~呃……呃……筱筱,快……再有兩下……就……就……到……啊……」
  我話音未落,筱筱狠狠的插了幾下,我渾身過電一樣顫抖起來,同時小腹一
陣痙攣傳至子宮,小穴收緊,噴出一小股蜜汁……
  「啊!!!!!!!!!!!!!!!!」
  這時她倆也前後喊叫了起來,倪欣放開我的腰部,躺倒在我的身邊,我失去
她的扶力,臀部和大腿摔了下來,癱軟在床上。
  筱筱也趟到我身邊,她倆把摳過小穴沾滿蜜汁的手指塞進我的嘴裏,我閉著
眼睛拼命吸吮,這股味道和剛才高潮未退的感覺,刺激的我忘乎所以。筱筱首先
起身幫我穿好內褲,然後脫下她的絲襪,穿過我的裆部,另一只絲襪綁在我的腰
間和裆部的絲襪打了個結,我小穴裏絲襪包裹的洗面乳還沒拿出來,就這幺被留
在裏面。
  倪欣拉過被子蓋好,伸手握住我的乳房,筱筱則在我另外一邊躺好,手就按
在我小穴外面。我高潮未退,小穴仍然被塞的滿滿,小穴陣陣痙攣被絲襪刺激的
依然有快感傳來。
  過了一會兒,我們叁人都清醒了一點,依然摟著彼此聊天。「依依,你太誘
惑人了,別說男人了,我都被你誘惑的不要不要的呢!」倪欣說著親了親我的臉。
  「欣姐,你才是好看呢,你身材高挑,多好啊!不像我才一米六……」我回
答著欣姐。
  「小妮子,你的性欲是比以前高了,看來跟那藥水有關系,你感覺怎幺樣現
在?舒服了幺?」筱筱問我。
  「嗯,現在舒服極了,好像現在身體不能被刺激,哪怕一點點的刺激,我都
會受不了,就非常想要……」我回答了筱筱轉頭親了她一下。
  聊著聊著,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早上我被小穴裏的疼痛和麻癢刺激醒了。
  她倆還睡著,我慢慢起床走進浴室,解開纏在腰間的絲襪,脫下內褲想把小
穴裏的東西拿出來,我輕輕往外一拽,「啊~」我輕呼一聲,好痛。
  蜜汁乾涸使得小穴內壁和絲襪粘住了,「這可咋辦啊?疼死我啦,臭筱筱…
…」
  我心裏想著主意,繼續一點一點的往外拽著絲襪,這時小穴裏開始一陣陣麻
癢,疼和麻癢讓我身上出了好多汗,浴缸裏的水已經放滿,我乾脆坐了進去,溫
水讓身體非常舒服,我用手揉著蜜豆,小穴裏也開始濕潤了,我發現體內的洗面
乳已經可以活動了,可是我不舍得一下拿出來,就在浴缸裏握著它一下一下輕輕
的插著自己小穴……
  「嗯……呃……」我輕聲呻吟起來,手上用力一下一下抽插小穴,絲襪在裏
面摩擦著小穴,讓我很快就到了高潮……舒服之後終于把洗面乳拔了出來……
  「依依,你幹啥呢?」筱筱說著也走進了浴缸。
  「還說呢,都是你不好,你知道我把這東西拿出來,廢了多大勁兒幺?」我
輕輕打了一下筱筱。
  筱筱咯咯的笑起來,「好啦!我給你洗澡賠不是啊!」說著幫我洗乾淨了身
體。
  中午的時候倪欣才睡醒,帶著我倆逛街,晚上在後海酒吧玩到很晚,回到酒
店借著酒勁兒相互「安慰」著睡著了……
  叁天之後我們回到天津,倪欣送我們倆到了社區門口,自己開車回去。
  我跟筱筱拿著大包小包回到我家,洗過澡之後坐在沙發上,看著這幾天買的
衣服整理起來。
  「筱筱,咱們是不是成了同性戀了?」我低著頭問著筱筱。
  「小妮子,咱們不算,用我和倪欣的話說,咱們是互慰組合而已,哪個女人
沒有點心理需要呢,沒事的依依!對了,這次你回來和以前不一樣了,身體更妩
媚了,更女人了,太勾人了,那藥水對你起作用了,你沒有什幺地方感覺不舒服
吧?」筱筱問我。
  「哦~可能跟藥水有關系,身體不能受到一點點刺激,就像開關一樣,一旦
開關打開,不得到滿足就非常難受,所以有時我也不分是男的刺激我還是女的了
……我自己控制不了……」我低下頭回答之後開始沈思……「其實也沒什幺不舒
服的地方……」我回答著筱筱。
  「對了,筱筱,張揚呢?怎幺一直沒聽你提起他?」
  「你去西安之後,他跟他家移民德國了,後來沒聯系了……」筱筱說。
  「啊?」我心想,看來男人都這樣,爲了自己可以舍棄心愛的女人。「筱筱,
那以後呢?」
  「咳~無所謂了,我現在單位比較忙,沒時間想別的,不過我單位倒是有一
個喜歡我的,我正在考察階段!」筱筱躺在沙發上回答我。
  「怎幺樣?對你好幺?」我坐在床上問。
  「還好吧!有機會見面幫我參謀參謀!」
  「好啊!」說完我倆繼續收拾東西,她拿起自己買的衣物回家。
  自從知道自己體內被「藥水喚醒」之後,我也不再刻意控制自己,晚上經常
自己安慰自己,過了一周去醫院檢查了之後,醫生說一切正常,「藥水」在我體
內已經很少了。很快就能康複。

人人爽天天摸天天碰天天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