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欲之寡欢】(35-79)

精彩内容:

作者:冰雪漪夢 字數:102824 :thread-9206336-1-1.
35、百裏靜,你在吻我?
百裏靜待在廚房內忙碌著。楚若風倚在廚房門口看著,百裏靜幹淨分明的手 指不停動作著,被燙紅的那根手指在白皙十指中尤爲顯眼,讓楚若風看的很不爽, 覺得非常礙眼。
「你家有藥膏沒?」楚若風倚著門問。
「什麽藥膏?」百裏靜邊下著面條邊問。
「消腫的。」楚若風想了想,「擦燙傷的。」
聞言,百裏靜不自覺放慢了手中煮面的動作,有那麽一小會的停頓,「電視 機旁的櫃子裏有。」楚若風要這個做什麽?對楚若風印象頗差的百裏靜完全沒想 到楚若風是在關心他。
楚若風照著百裏靜的話,在客廳電視機旁的櫃子裏找到了藥膏。拿著藥膏, 走進廚房,百裏靜正關上爐火,將鍋中的面倒出。
「好了。」百裏靜拿出副筷子放到碗上,做完一切,百裏靜打算退出廚房, 准備等楚若風吃完自己再吃。
經過楚若風身側,手意外的被楚若風抓住,百裏靜略帶驚慌地說,「做什麽?」
因爲要擰開藥膏,楚若風不得不放開百裏靜的手,「乖乖把手伸好。」
「恩?」百裏靜不知道他在搞什麽,猶猶豫豫中伸出手。「楚若風,面好了。」 百裏靜試圖轉移他餓注意力。
楚若風眼皮都沒擡一下,擰開藥膏,均勻地塗抹在百裏靜燙紅的手指上,末 了,還輕輕揉了揉。
百裏靜的心稍稍波動了一下,楚若風怎麽了?這樣溫情的楚若風讓他很不習 慣。
「疼嗎?」楚若風問。
「不是很疼。」百裏靜搖頭說,「比這個更疼的,我都忍得住。」
「我還真沒看出來,你這麽能忍?」楚若風擡起頭,忽然呵呵而笑,揚起唇, 調侃說,「不知道是誰在我身下又哭又叫說受不了的?恩?」
楚若風笑的很迷人,如果不是那不堪入耳的話語,百裏靜差點就要沈醉了, 有那麽一瞬間,百裏靜覺得楚若風和洛韶言笑的有那麽一絲相似,不過僅限于楚 若風溫情而笑的時候。此刻的楚若風,才是平時正常的楚若風,喜歡嘲諷他,調 侃他,說出不入流的下作話刺激他的楚若風。
面對楚若風的問話,百裏靜靜默不答,這樣不堪入耳的問題,令百裏靜聽了 刺耳,似乎在提醒他對洛韶言的背叛,在楚若風身下一次又一次無法拒絕的承歡, 令人心裏心裏難受極了。
百裏靜變了臉色,手指上也已經被抹完了藥膏,專注在百裏靜傷口上的楚若 風未察覺出他此時的不對勁,將手上的藥膏帶進百裏靜手內,「你自己放好,我 去吃面了。」說完,楚若風帶著餓得快要呱呱叫的肚子走進廚房。
百裏靜捏著藥膏,看著楚若風一臉悠閑自若地拿起筷吃著面條,鼻子有些酸 酸的,到底要怎麽做才能和楚若風之間有個了結?
楚若風吃了口面條,忽然擡起頭,看向仍呆立在廚房門口的百裏靜,「對了, 你都不說一聲謝謝嗎?」楚若風天外飛仙的突然冒出這麽一句話。
「謝謝。」百裏靜不情願地低下頭說完,不去看他。
楚若風對百裏靜的態度有些不滿,挑了挑眉,調戲說,「只是一聲謝謝而已?」
百裏靜起初愣了一下,又馬上擡頭看向他,想想也是,像楚若風這麽有目的 性的人,怎麽可能會無緣無故,白白去做一件沒好處的事呢?
看著百裏靜呆愣的模樣,楚若風知道百裏靜又想歪了,不過他也懶得解釋, 繼續以調戲的口吻逗弄著百裏靜,「別光說不做,沒有實際行動嗎?」
「有。」百裏靜想了一會,輕輕咬了咬下唇,慢慢靠近楚若風,對著楚若風 的唇如蜻蜓點水般的輕啄一下,然後很快離開。
楚若風挑了挑眉,這令百裏靜看不出楚若風究竟是滿意還是不滿意自己的這 番實際行動。
楚若風心裏很驚訝,沒想到百裏靜會主動吻他,如同與百裏靜初見時,他在 浴室主動爲他口交一樣。不過,這陣驚訝僅僅只是一瞬間,楚若風很快就恢複了 常態,笑得雲淡輕風,看著百裏靜紅潤的雙唇,臉上流露著不情願的表情,有那 麽一絲楚楚可憐的樣子。他會讓百裏靜後悔,後悔親了他。
楚若風不說話,只是微笑,笑得詭異,百裏靜不懂他在笑什麽,「你笑什麽?」
「沒什麽。」楚若風斂起笑容,繼續吃著面,又想起百裏靜也跟自己一樣, 沒吃過東西,「你不餓嗎?」
「我等下再吃。」百裏靜回答。
「陪我吃。」一貫熟悉的命令口吻,卻混著股淡淡的關切之意。
百裏靜從前面開始就餓了,聽到楚若風的命令,也無所謂拒絕不拒絕。盛起 碗面,百裏靜坐到楚若風對面,埋頭吃了起來。
百裏靜吃著面條,偶爾發出『唆唆』的聲音,餓了許久,沒多久,他就已經 吃下一半了,吃下半碗面,饑餓的感覺頓時退去大半。
「味道有點淡。」嘗慣美食的楚若風挑剔說。
「哦。」有的吃就不錯了,百裏靜在心裏嘀咕著,嘴上說,「大概鹽放少了。」
「面條沒彈性。」楚若風揚了揚眉,繼續挑剔。
「家裏只有這個。」愛吃不吃,不吃拉倒,百裏靜按著耐心說。
「裏面的菜沒煮透。」楚若風夾了片白菜,放進口中,皺眉說。
「是嗎?」百裏靜也夾起一片菜放進口中,不以爲意說,「我覺得正好。」
稍稍吃了幾口,楚若風放下筷,嫌棄說,「不好吃。」
百裏靜忍住想罵人的沖動,「沒有別的了,家裏只有這個。」這還是頭一次 有人嫌他的廚藝不好。
楚若風越說越讓人來氣,帶著欠揍的笑容說,「你去樓下的超市買點吃的上 來。」
「不想去。」百裏靜已經差不多吃飽了,也懶得下去買東西,再加上楚若風 的態度實在欠扁,他當這裏是楚家嗎?要什麽有什麽?
「買點茶葉蛋,再買點牛奶什麽的。」楚若風根本就不管百裏靜的意願,徑 自下達著命令,「再買點速凍的餃子什麽的,順便看看附近有沒有其他店,有熱 飲的話也買點。」
百裏靜越聽越來氣!楚若風擺明了一副吃准百裏靜一定會妥協的態度,撇下 廚房內的百裏靜,楚若風來到客廳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調到令自己感興趣的頻道, 楚若風慢悠悠朝廚房喊道,「給你半個小時應該夠了。」口吻裏帶著濃濃笑意, 故意給百裏靜緊迫感,施加壓力,楚若風心中偷笑,他就不信,百裏靜會無動于 衷。
半個小時?百裏靜猛地站起來,跑進臥室換衣服,大冬夜真麻煩。百裏靜不 甘不願地套上毛衣,又穿上厚實的大衣,然後看了一下手表,還有二十五分锺。 走出臥室,百裏靜沒好氣地瞥了楚若風一眼,隨後拉高領子,出了門。
36、小野貓,你當真不理我?
『吱』一聲,門被輕輕關上,楚若風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看著節目,他穿的 很單薄,只是一件睡袍而已,坐了會,楚若風覺得有些冷意,蓦然皺起眉發現房 間裏沒開暖氣,怪不得一進門就覺得涼飕飕的。
楚若風瞄到客廳的牆壁上有裝挂式空調,只是他不知道遙控器在哪,楚若風 待在客廳內,翻著抽屜尋找著遙控器,每個抽屜都被整理的很幹淨,東西放得井 井有條,看起來百裏靜還挺會持家的,楚若風在心中笑笑,合上抽屜,又打開下 一個抽屜。
一張合照映入他的眼簾,那是百裏靜與洛韶言的合照,背景是遊樂場的樣子, 百裏靜笑得很歡,相比之下,洛韶言就笑的沒那麽高興了,臉上似乎帶著一點無 可奈何。看得出照片的主人很愛惜這張照片,照片的外圍是副精美的相框。
楚若風對著照片看了一小會,越看越覺得可笑,洛韶言的表情有點搞笑,眉 宇微皺,眼睛半眯,眼神根本就沒專心地看鏡頭,而是正對著百裏靜雙手環胸, 似乎是在抱怨什麽的樣子。百裏靜則一臉輕松,似乎一點都不擔心洛韶言生氣的 模樣,微笑著擡手指向一旁的摩天輪。
楚若風心猜,可能是百裏靜硬拖著洛韶言去遊樂場,然後要座摩天輪,而洛 韶言卻不太願意,想到這楚若風不禁看著洛韶言臭臭的表情『噗嗤』一笑。照片 下角落款日期爲2007/ 6/ 18楚若風將照片原封不動的放回,摸了摸下巴, 原來是叁年前,洛韶言剛認識百裏靜那會拍的,回想起照片中的百裏靜,和現在 的百裏靜出入很大。不難看出,現在的百裏靜對洛韶言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恐 怕洛韶言只是打個噴嚏,百裏靜都要驚一下。
難道百裏靜在洛韶言身邊過得不好嗎?楚若風腦海中突然閃進這麽個疑問, 當初調查百裏靜的時候,只單方面查了百裏靜而已,並沒有查洛韶言。
楚若風心中升起股想要探究百裏靜與洛韶言私生活的欲望,楚若風拿起一旁 西裝口袋內的手機,迅速撥通電話,話語簡潔,「查一下洛韶言過去叁年內的私 生活。」一說完,楚若風立刻挂了電話。
將手機隨意朝桌上一放,楚若風沒忘自己此時的目地,繼續尋找著空調的遙 控器,最後終于在客廳角落的一個小櫃子抽屜中找到了。
對著空調,楚若風按下遙控,『嘀』一聲,打開空調,楚若風再次坐回沙發 看電視,牆上的時锺已經一點四十五分了,沒記錯的話,百裏靜是一點二十分出 的門,應該快回來了吧。
大街上,寒風不停刮過,盡管百裏靜出門時沒少穿,但臉還是被冷風刮的通 紅。百裏靜左手拎著袋楚若風吩咐他買的東西,右手插進大衣口袋內,邊走邊抱 怨楚若風,冬天本來就很冷,一到晚上更冷了,尤其半夜裏。他找了好久,才在 家對面一個不起眼的轉角落找到一家沒關門店裏買到熱飲。
呼出一口氣,在寒夜中立刻化爲一團白霧,真冷,百裏靜不由加快腳步。空 蕩蕭瑟的街上,百裏靜孤寂的身影急急朝家的方向走去,伸出右口袋內的手,百 裏靜看了下表,離楚若風規定的時間還剩五分锺了。
討厭的家夥!百裏靜心裏暗罵了一句,已經加快的步伐漸成小跑,楚若風的 花樣很多,亂七八糟的主意也很多,百裏靜實在不敢誤了時間。
百裏靜匆匆趕回家。看著剛進門的百裏靜,楚若風很欠扁地說,「你晚了一 分二十八秒。」
果然還是晚了嗎?百裏靜悶悶的想,將手上的東西全數放上桌,「太晚了, 很多店都關門了,你要的熱飲,我找了很久才買到。」
「你這是在埋怨嗎?」楚若風趣笑問。
「沒有。」就算埋怨,他也不敢直說。
「可我看你的表情就是這麽說的。」就百裏靜那點小心思,他怎麽可能看不 出來,楚若風解開購物袋,從裏面拿出熱奶茶,喝一口,看著百裏靜風塵仆仆的 樣子,忍不住調戲說,「多運動對身體有好處。」
運動?百裏靜不屑的想,除了床上運動,楚若風還懂什麽?脫下大衣,又搓 了搓凍僵的手,懶得和楚若風爭,和他爭論一點好處都沒。房間裏的溫度被楚若 風調得很適中,百裏靜覺得暖暖的,楚若風開的暖氣?
「你開得暖氣?」百裏靜不確定地問,遙控器被他收起來了,楚若風應該不 知道遙控器放哪吧。
「有什麽問題嗎?」楚若風喝著奶茶,又從袋袋裏拿出包速凍水餃,吩咐說, 「去把它煮了。」
「你翻過我抽屜了?」百裏靜皺起眉,站著不動。
「是。」楚若風大大方方的承認,認爲沒什麽大不了的。
「楚若風!」百裏靜很生氣,「你怎麽隨便翻我東西?」
「不可以嗎?」楚若風一臉無所謂,調侃說,「難道你怕我偷你東西?笑話。」
百裏靜氣得漲紅臉,不錯,他家是沒什麽值錢的東西給別人偷,尤其對象還 是楚若風這種有錢少爺,不過這也不代表他就可以隨便翻他的東西。
「不煮!」百裏靜氣鼓鼓地走進臥室,「要吃你自己弄。」說完,也不管後 頭的楚若風怎麽樣了,直接把臥室門一關,一頭栽倒在床,還是床上舒服。
百裏靜睜開眼,做起身,准備脫下身上的毛衣,赫然一包速凍水餃飛上百裏 靜的床,正好落在他面前。
「去煮了!」楚若風拿著杯奶茶站在臥室門口,戲谑地看著他。
百裏靜自顧自地脫著毛衣,全然當做什麽都沒聽見,忍無可忍,隨便楚若風 要怎麽樣都好,他忍不住了,一再退讓的結果就是楚若風再叁的得寸進尺。
「我叫你去把它煮了!」楚若風再次重複說,如果百裏靜還不肯妥協,他不 介意使出其他的方法,即使所謂的辦法有些『不入流』。
百裏靜充耳不聞,已經換好了睡衣,鑽進了被窩。
楚若風眉宇皺了又皺,看來這只小野貓這回是玩真的喽?似乎鐵了心打算不 理他。「百裏靜。」楚若風走到床畔,掀開被子,笑得奸詐,「你真不去廚房?」
「不去。」百裏靜果斷回絕。
「我餓了。」楚若風低頭在百裏靜的耳鬓處吻了幾下,隨後一手把他按在床 上,與他四目對視說,「如果你執意不去,那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法來填飽肚子 了。」說著,楚若風空出一只手潛入百裏靜的睡衣底下,撩撥著摸著。
「不要!」百裏靜按住衣下滑動的手,「楚若風,你什麽意思?」
「就這個意思。」楚若風笑說,說得理所當然,「我餓了。」
「知道了!知道了!」百裏靜推開楚若風,極不願意地咬牙說,「我去幫你 煮水餃!」
「好啊!」楚若風奸計得逞地笑,隨後慢悠悠走回客廳,「還不快點。」
「知道了!」百裏靜從床上爬起來,拿過速凍餃子,去爲楚若風煮水餃。
待在廚房燒著開水的百裏靜,忍不住朝客廳內正翹著二郎腿邊喝奶茶邊看電 視的楚若風投去抹怨憤的目光,可惡、討人厭!
正在看電視的楚若風感覺到百裏靜的視線,隨即擡眼投去一個悠哉的笑容, 「快點煮,煮不好,你就給我慢慢重煮一晚上,直到我滿意爲止。」
去死吧!誰理你!百裏靜心中咒罵道,最好吃死你,一口水餃噎死你!不由 得又往鍋裏加了一堆水餃,噎不死你,也要撐死你!
37、加油,打敗狐狸精伺候完楚若風吃了水餃,百裏靜才被楚若風放去睡 覺,入睡前,楚若風坐在電腦桌前上網,百裏靜則躺在床上,兩個人待在臥室內 各做各的,只要楚若風在,百裏靜就會莫名覺得壓迫壓抑,打開抽屜吃了兩粒安 眠藥,百裏靜躺進被窩,一雙眼睛忍不住的直盯著楚若風的後背。比起平時,今 天楚若風的刁難簡直就是小烏見大烏,可惜,百裏靜根本就不會去留心比較楚若 風哪一天對自己好,自己一天對自己不好。
百裏靜慢慢睡著了,楚若風依然還在網上,過了很久,他才關上電腦,今天 就當作休息了一天好了,其他的事以後慢慢再說。楚若風躺到百裏靜身側,看了 下時锺,快叁點了,楚紫函度蜜月去了,楚氏集團的事務一下子都落在了他的身 上,明天還要開會,還要聽下面人員的報告,事情真多,麻煩!楚若風無奈地揉 揉眼角,閉上眼睛,不久後,也睡了過去。
難得的休息,不用早起,百裏靜又吃了安眠藥的關系,他一覺睡到很晚,幾 乎快中午了他才起床,枕邊空空的。百裏靜刷了牙,洗了臉,在房間裏兜了圈, 這才確定楚若風已經走了,心情漸變輕松,煮了些昨天晚上多下來的速凍水餃作 爲午餐,百裏靜吃飽懶洋洋的又窩回床,在床上看書。
手上的小說正是辦公室女職員借給他的BL小說,從上回被洛韶言撞見他看 小說後,百裏靜就堅持要把這些小說還給那些女職員,奈何她們怎麽都不肯收, 非要百裏靜全部看完才能還回,可是百裏靜又不好意思把這些小說再放在公司, 更別提在公司看這種東西了,于是就把這些小說帶回了家。
這本是迷羊的《蛇我騎誰》,百裏靜閑來無事地翻閱著,看到那些限制級章 節的時候也不會像窗,被楚若風氣的七竅生煙,雖然身上還穿 著衣服,但羞恥依舊源源不斷地湧上。
「變態?」楚若風順著褲縫,手指滑過會陰,來到分身用力揉搓,很快手下 的男性欲望挺立而起,「你不是挺有感覺的嗎?」
「那你至少也要拉上窗簾吧?…」百裏靜盯著窗外,羞窘得滿臉通紅,氣呼 呼的在楚若風的身上亂動。
「那你說給我聽,是誰哭著喊著叫著求我上的?」楚若風左手緊箍住百裏靜 的腰,微側頭細細啃咬上他似雪的脖子,右手則覆在他的跨間不斷揉捏。「是誰 把你弄得死去活來的?」
「你有毛病!」他叫楚若風拉窗簾,楚若風卻根他說這個!「我叫你拉窗簾, 你聽到沒!」他才可想被人看間,百裏靜強硬的堅持己見,他可不會再傻到去軟 聲哀求楚若風,那樣只會刺激楚若風更獸性大發而已。
「那你先回答我。」楚若風索性解開百裏靜的皮帶,隨即拉下拉練,伸入他 的褲中,手指不斷摩挲,撩撥他有了感覺的分身。
「唔…你這個…這個…」敏感的部位被砰,百裏靜羞地閉上眼睛,「你這個 混蛋…」百裏靜不斷反抗,卻又因爲在公司,而不敢太大聲。
「怎麽不說?」楚若風繼續逗弄著百裏靜的跨間,料定在公司內,百裏靜不 敢聲張,環住他腰身的手得寸進尺地往上遊走,解開他羊絨馬夾的扣子,淡淡嘲 諷道,「嘴裏說不,下面還不是興奮成這副樣子了?」
「不是…」百裏靜被說得無地自容,「不是這樣子的。」
「你還沒回答我,是誰把你弄得死去活來的?」解開羊絨馬夾,楚若風又准 備解開裏面的襯衫,百裏靜防衛地伸手護住胸前,說什麽也不肯讓楚若風解開自 己最後一層衣服。
「不許遮。」楚若風霸道地拉下他護在胸前的手,一顆顆解開襯衫的衣口, 直到百裏靜白皙的胸膛袒露在空氣中。
衣服淩亂,露出大片肌膚的百裏靜急紅了眼睛,羞憤叫道,「楚若風…你個 大混蛋…不拉窗簾你別碰我!…」
「可以啊。」楚若風被逗笑,「那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我才不要回答你那種可恥的問題!」百裏靜輕甩著頭,怎麽也不肯回答。
「呵…」楚若風輕笑出聲,手指輕彈綻在空氣中的乳尖,令百裏靜敏感的身 體不禁一顫,威脅道,「那就別拉窗簾了。」
「不拉窗簾,你別想我乖乖會讓你碰!」百裏靜絲毫不退讓,也開始威脅楚 若風。
「你這是在威脅我喽?」雖然楚若風一點都不把百裏靜的威脅放在眼裏,但 小野貓發威的模樣實在可愛,令他忍不住咯咯一笑。「
「哼!」百裏靜態度強硬,擺明了一副楚若風不拉窗簾,就不會乖乖合作的 樣子。
楚若風笑著想了想,這才下令,「去吧,去把百頁窗拉上。不過等下,你可 要乖乖配合哦。」
39、拿身體來償還?(H)
百裏靜拉上窗簾後,有些不願意轉過身面對楚若風。見百裏靜杵在窗前,楚 若風低聲嘲笑,「拉窗簾拉的舍不得過來了?恩?」
無法逃避楚若風,百裏靜只能慢慢轉過身,卻見楚若風從皮椅上站起,正朝 他走來。這回,楚若風把他按在窗上,伸手捧住百裏靜的臉就強吻了上去。
「恩…」百裏靜開始還有點愣,沒反應過來,睜大眼瞪看著楚若風的唇直接 欺壓上自己,「唔…恩…」楚若風的舌尖挑開了他的齒縫,舔滑過口腔內壁,以 及每一個齒縫。楚若風的味道與洛韶言的差別很大。
洛韶言的味道總是混著淡淡的薄荷煙味,即使是討厭煙味的人也不會很排斥, 而且洛韶言不怎麽喝酒,嘴裏的味道單一,純粹,一點都不複雜。
反之,楚若風的味道複雜,讓百裏靜模糊不清,因爲不了解楚若風習慣抽哪 個牌子的香煙,所以說不太清楚楚若風口中的煙味究竟是怎麽樣的,不知名的煙 味中還混合著一絲酒精的味道,所以,與洛韶言相比之下,楚若風的味道如同其 人一樣,令人捉摸不透。
習慣了洛韶言的味道,就有些不太習慣楚若風的味道,加上楚若風的頑劣, 惹得百裏靜非常不習慣,不過,不得不承認,楚若風的吻技一點都不輸給洛韶言, 這一點早在他們419那晚,他就體驗過了,還有那麽一點點的,讓他沈迷。
楚若風邊親吻百裏靜邊撫捏著他的乳尖,顫抖的乳尖隨著他的撩撥而變得發 硬,察覺指下敏感的變化,楚若風放開百裏靜的唇,低頭看向正在自己手中嬌豔 綻放的乳珠,更肆意揉弄起乳尖,低笑說,「你看,它們多可愛,開得多漂亮, 又變得好硬。」
「恩啊…」百裏靜被緊按在窗上,盡量壓低聲音,淩亂著衣物,無處可逃, 而且休息室外面就是走廊,很容易有人走過,即使拉了窗簾,說不定還能聽見裏 面的動靜。
比起緊張慌亂的百裏靜,楚若風顯然沒那麽多顧忌,絲毫不爲意,繼續大肆 侵犯著百裏靜,朝他的身體壓近,用火熱的唇舌包含住他顫立的乳尖,用力地吮 吸,一手緊按上百裏靜的肩膀防止他逃脫,另一手則揉捏起另一側的乳尖。
「唔啊啊…」百裏靜緊緊咬著唇,不能自己地慢慢沈陷在楚若風架輕就熟的 挑逗中。
聽見百裏靜的呻吟,楚若風露出得意的微笑,「你興奮時的樣子比平時生動 漂亮多了。」
「啊…」乳尖在楚若風唇齒與手的共同亵玩下,百裏靜很快呼吸急促。
「昨天怎麽沒去公司上班?」楚若風不斷把玩著紅嫩的乳尖,輕問。
「我…啊…我…不舒服…」百裏靜的頭忍不住朝後仰,直到磕上百頁窗無法 再向後靠去。
「哪不舒服?」楚若風邊挑逗百裏靜邊趁機追問,看百裏靜蒼白的模樣,像 是不舒服了好一段時間。
「小感冒…而已…」百裏靜未提吃安眠藥與止疼藥的事。
「這麽不注意保暖?」楚若風意有所指的趣笑,「聽說容易感冒的人都是體 質偏差,看來你得需要好好鍛煉身體,做做運動。」一句看似乎關心的平常話語, 硬是被楚若風說的暧昧不已,色情不堪。
楚若風總有本事將百裏靜逼的無話可說。
「別以爲你不說,我就不知道你和洛韶言做了什麽。」楚若風直接拆穿說, 「那晚在宴會,你們兩個在休息室待了一晚上,對不對?」
百裏靜擡眼看著雪白的天花板,眼前白茫茫一片,看來楚若風一直都在糊弄 自己,叫他以後別上菜市場買東西什麽的都是假的,那是他在變相警告自己。百 裏靜覺得自己很笨,笨的連楚若風前天的話外之音都沒聽出來,現在想起來,那 天楚若風怕是試探了他好幾次,而他一直都沒說真話。
楚若風能隱忍到現在才發作,也真是破記錄了,那麽現在,他該感謝楚若風 的寬宏大量,按著耐心忍了兩天才找他攤牌嗎?
「百裏靜,我很早就和你說過,不要破壞我姐和洛韶言的家庭,你非但不聽, 還在新婚夜做出這種下作事,是想公然對楚家挑釁嗎?」楚若風用力拉扯著指下 的乳尖,帶給百裏靜一陣又一陣感官的戰栗,「你做了這麽下賤的事,我現在只 要你的身體來嘗還而已,你覺得很過分嗎?」
「不…不會…」百裏靜顫抖著咬牙壓低聲音,實在被楚若風逼的無話可說, 說起這件事,他和洛韶言的確是做的有些過分了,怎麽說那也是楚紫函的新婚夜。
「那不就好了。」聽著百裏靜如細蚊的聲音,楚若風繼續咄咄逼人說,「你 還有什麽需要煩惱的嗎?」
「沒有…」窗外響起一陣『哒哒哒』高跟鞋踩在地磚上的聲音,百裏靜慌張 地伸手捂住嘴以免泄露了什麽聲音教外裏面路過的人聽見。
「好,那我就相信你沒有好了。」楚若風拿開百裏靜捂住唇的手,堵住他發 顫的唇瓣,如果百裏靜這麽害怕被人看見,在乎外人對他的看法的話…楚若風心 中暗想,這也應該算是百裏靜的一個弱點吧。
「唔…」百裏靜從唇縫間益出一聲低吟,窗外『哒哒哒』的腳步聲也已漸漸 遠去。胸前的亵玩還在繼續,百裏靜的身體因這種快感而抖動,像是無法承受挑 逗般的後背緊緊貼住百頁窗差點下滑。
楚若風的手指探進他的褲內,繞過男性的欲望,摸向臀縫間的褶皺,稍稍用 力,一根手指就擠了進去,彈性甚佳的甬道緊緊纏繞住他的手指,隨著手指的進 出或者旋弄而開始微微緊縮。只是一根手指,就能感覺到如此緊致的感覺,更別 說粗脹的分身了,這樣的感覺幾乎令人無法克制。
手指的撩撥,撫動,甬道變得微濕,每一次抽出僅留些許指尖在內,而後再 插入,肉壁在手指完全進入時更是緊緊地含住它,像是舍不得放開一般,使得楚 若風手指的進出感到一絲小小的不順。
「唔啊啊…」百裏靜貼著窗,任右楚若風擺布玩弄。
「把身體轉過去。」下身漲的直想湧入那片緊致,楚若風抽出手指命令。
百裏靜緊抿著唇,被迫遵循楚若風的命令,轉過身。楚若風解開褲頭,掏出 早已蓄勢待發的昂揚,一手拉下百裏靜的褲子,將自己的分身抵住他濕潤的後穴 口。
粗粗地親吻一下百裏靜的後頸,楚若風脹紅的前端便滑入了他的體內,無論 百裏靜怎麽反抗不願,楚若風喘著粗氣,只覺肉壁在他進入的那一秒,象征性的 抽搐了一下,而後毫不猶豫的直沖那條誘人的甬道。
40、寶貝,今天怎麽這麽配合?(H)
「啊…恩…」百裏靜雙手攀附在百葉窗上,一滴汗珠自他的額角漸漸滑落, 埋入後穴內熾熱發硬的欲望正不斷在他體內進出穿梭。「啊啊…」百裏靜身不由 已,無法抑制的出聲,任楚若風如火如熾的欲望在甬道內快速馳騁進出,帶起一 陣令人瘋狂的感覺。
楚若風摟緊了百裏靜的腰,又朝他壓近幾分,使兩人的身體靠的更緊更密。
「恩恩啊…」百裏靜不敢太大聲的呻吟,此刻充盈他後穴的男性欲望讓他有 種此生此世再也擺脫不了楚若風糾纏的感覺,仿佛今生注定要與他有著密不可分 的牽絆。
被緊裹的感覺讓楚若風像野獸般,在百裏靜的體內抽動不斷,並不時重重頂 上他肉壁上的敏感。
「唔啊啊…恩啊…」被楚若風弄得神智恍惚,心裏的害怕與肉體的歡樂並存, 百裏靜透過百頁窗細小的縫隙,眯眼看到窗外走廊上時不時經過的職員。
被頂的發顫,發酸,發麻,發熱的肉壁違背主人意志,背叛百裏靜的神智, 仍續不斷肆意熱切地吞含楚若風的欲望。楚若風的喘息同百裏靜一樣,越來越急 促,同時快感也越來越強烈。
「恩啊…再…再來…再快點…」百裏靜喘息,反抗,仍無法抵抗體內不斷升 起的歡愉,讓他逐漸陷入進一個不可自拔的情欲旋渦,身體亦無法抗拒楚若風純 熟的技巧,臀部不由跟著他的律動擺動,自然朝後翹動迎合。
「唔…恩…」百裏靜無法相信在楚若風的身下,自己越來越放蕩了,比起往 常,楚若風今天對自己的挑逗撩撥,並不算太多太激烈,可是這樣的感覺硬是教 他無法承受。
「啊…唔啊……」又是一聲淫靡的呻吟從口中冒出,難道他的身體內,骨子 裏,血液裏,就同楚若風所說,有著不知羞恥的下賤因子?淫亂放蕩?好難受… 真的…好痛苦啊…
無助的呻吟,無助的模樣,楚若風看著,聽著百裏靜的漸漸沈淪,這樣媚態 的百裏靜也只有在這種時候才能地看到,這般動人誘人心神的模樣是百裏靜平時 在衆人面前絕對不可能流露出的,「真乖。」感覺到百裏靜臀部的主動,楚若風 忍不住誇贊,「呵呵,你今天還真是配合。怎麽突然這麽乖?」
「恩…啊…」百裏靜聲聲不斷的呻吟激起楚若風更爲放肆的掠奪。
一個抽離,楚若風離開百裏靜的身體,因情欲而濕紅的眼睛,因激烈吮吻而 紅腫的嘴唇,以及胸前泛著淫靡嬌豔的乳尖,惹火的春色,讓人僅僅只是一眼看 著,就差點無法壓抑自身的沖動。
朦胧,茫然,妖娆,誘人,蠱惑……
「恩…」下一刻,百裏靜被帶向柔軟的沙發上。
楚若風拉起百裏靜的雙腿架在單人沙發兩側,讓他下身完全展現,『哧』一 聲,楚若風亢奮粗大的欲望對准後穴口,已經猛力沒入,然後再用力地抽出,燙 如火焰的欲望在嫩穴中肆虐翻騰。
楚若風雙手撐在沙發雙側的扶手上,將自己的欲望深深埋入柔嫩濕潤的甬道, 在百裏靜的雪臀間抽進抽出,很用力,很深入,很快速。
「想想洛韶言今天應該在公司,然後,也許會做著此時我對你所做的事情, 撫摸你,親吻你,進入你。」楚若風激烈的聳弄間,不忘習慣性地說著刺激百裏 靜的話,「可是,他現在卻和我姐姐楚紫函在一起,用撫過你的手摸著另一個女 人,用親過你的唇吻著另一個女人,用進過你身體的東西進入另一個女人…呵呵 …」楚若風邊說邊笑,「不知道洛韶言和女人上床的時候,是不是也像他和你上 床的時候一樣熱情哦?你說呢?寶貝?」
楚若風邪惡地說著,一只手故意用力地揉搓上他嬌嫩的乳尖,強迫百裏靜明 白、看清洛韶言已經結婚的事實,不再是他自以爲的完美情人,而此時他的身體 正屬于他──楚若風的,擁有他,抱著他,貫穿他的人也都是他──楚若風。
「不要說了!」令他在意的事情被楚若風點破說出,「求求你!別說了!」 身體被撩撥到受不了,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占有讓他大腦一片空白,楚若風的話 語在耳畔重複循環。「別說了,求你別再說了…啊…恩啊…」百裏靜出聲輕喊, 後穴內水聲四益,甬道緊含侵入之物,淫糜水漬從臀縫滴向沙發上等的皮面,濕 成一片。
會客室內苦苦壓抑的淫聲浪叫,肉體相互碰撞之聲充斥于耳。猛烈的攻勢下, 百裏靜身體亂顫,肉壁微顫抽縮如同一陣飄然忽有忽無的極樂快感,讓楚若風情 不自禁著迷。
楚若風所有的心神都被百裏靜誘人的身體所吸引去,所有注意力都交織在下 身緊密的結合處。楚若風臀部不斷前後挺動,好讓自己的欲望享受到更深入的緊 裹快意。
「啊…恩啊…好…好麻…」甬道的肉壁被摩擦地發麻,麻麻的感覺不斷從被 快速摩擦過的肉壁上傳開,弄的百裏靜渾身酥麻,眼前迷糊。
就在楚若風貪得無厭,不知滿足的抽動間,百裏靜身體劇烈哆嗦了一下,達 到了高潮,腹下的分身顫抖,射出一股熱液,全身泛著淡然紅暈,臉上帶著高潮 來臨時的冶豔. 後穴急遽的抽搐收縮讓楚若風嗓音暗啞。「爲什麽不要說?是不 是戳到你痛處了?」
「唔啊…」百裏靜搖著頭,「不要…」
甬道的緊窒與溫暖完全包裹著他,讓楚若風差點無法思考,隨著兩人身體的 碰撞,將他的欲望再一次沖入甬道的更深處。楚若風心裏打定了主意,只不過面 對百裏靜對洛韶言的執念,這一切還需慢慢來,一陣壓過一陣的消魂快感,讓楚 若風重重一頂,在百裏靜的身體內灑下濁熱的欲望。
「啊…」百裏靜輕聲驚呼一聲,在楚若風猶如急風般的頂撞最後一下後,忍 不住快要暈倒。
楚若風淡淡的目光緩緩落向百裏靜疲憊的面龐上,而後伸出一指劃過他的下 颚,觸碰肌膚的柔滑感。
百裏靜嫌厭的偏過頭,卻惹來楚若風一聲低笑,他怎會不知道百裏靜心裏的 不服氣,還有無奈與怒氣。
惡魔的人,並不僅僅就是他一個,還有洛韶言呢,很快,披著天使表皮的惡 魔,就要現出原形了,希望到時候,百裏靜能經受得起這個打擊才好。
41、不乖的小貓,必須受懲罰楚若風的欲望發泄完了,百裏靜的衣服也已 經重新穿戴好,但楚若風沒有馬上離開會客室。百裏靜俯身撿起散亂一地的文件, 已經兩點多了,「我先走了。」再不走,只怕外面的人又要說叁道四、嚼舌根了, 上次茶水間的事被傳了好幾天才平息。
不待楚若風開口,百裏靜轉動把手,門沒在意料中的打開。百裏靜忽然想起, 門,之前被自己落了鎖,指尖才觸碰門鎖准備開啓,一只手臂蓦然插進百裏靜與 門之間,組織了百裏靜開瑣的動作。
「才舒服完就想跑?」楚若風蓦然出現在百裏靜身旁,神情惬意打趣道, 「只是可惜呢,這門被鎖住了,好象還是你自己親手鎖的。」
百裏靜拿著文件警戒的退向一旁,楚若風就站在門前看著他。
「我說,小貓兒,這下你還准備怎麽跑呢?」楚若風的笑聲讓人聽著很不舒 服。
百裏靜不自覺捏緊手中的文件,的確,門是他親手上的鎖,可並不是他想讓 自己陷入現下這種境地的啊。心裏苦惱想著,百裏靜又朝後退了退,一直退到牆 壁。
「還退?」楚若風笑得有些陰沈,仿佛等著好戲上演,「不乖的小貓,可是 要被主人抓回去受懲罰的。」
很快,百裏靜穩定好自己的心緒,他知道得很清楚,很明白,頑劣的楚若風 又在逗他玩,戲耍他,楚若風最喜歡玩這種可以折磨到他身心的遊戲了,他越是 害怕驚慌,楚若風就會興奮,雖然深深明白這一點,但每次到關鍵時刻,百裏靜 總是無法收斂好自己的情緒,所有的鎮靜也只是剛開始才會有那麽點兒罷了,遊 戲的最後,都以在楚若風手下潰不成軍而告終。
就在百裏靜心思浮動時,楚若風已經走近他。
「楚若風,你還想做什麽?」百裏靜保持鎮定問,「前面你不是已經得到滿 足了嗎?」
「前面?剛才?」楚若風惬意而笑,似乎並不滿足,「你又不是第一次爬上 我的床,你應該很清楚,只是前面那麽一次,我怎麽可能滿足?」
「楚若風!我現在正在上班!」百裏靜將文件緊緊抱在胸前,正色道,「有 什麽事,等下班再說,行不行?」
「不行。」楚若風眼睛一眯,沒得商量,「反正洛韶言又不在公司,你怕什 麽?」
「不是。」百裏靜看著他,深吸一口氣,擔心楚若風會再次侵犯自己,想了 想開口問,「如果,我是說如果,我現在滿足你的要求,你會放了我嗎?」
「當然不會!」楚若風想都不想,直接回絕,他怎麽可能放了百裏靜。
楚若風的回答與百裏靜心中暗想的差不多,但仍不免有些失望,想要逃,只 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自從碰到楚若風開始發生的一連串麻煩事,該怎麽解決才 好?
看著百裏靜一臉愁容,楚若風赫然大笑。
「你笑什麽?」楚若風經常會莫名其妙的笑,笑的百裏靜搞不清,弄不明, 心裏也不安。
「笑你可愛啊!」楚若風還在笑,笑得眉角微挑,「我有說現在就要你嗎? 你腦子裏都在想什麽?」
「那麽你想做什麽?」百裏靜看向他,此時楚若風笑的有些高深莫測。
「我可愛的小貓咪。」楚若風的唇輕擦過百裏靜耳際,開口幽幽說,「你怎 麽還不明白呢?莫非我前面和你說的話,你沒聽進去?」
「什麽話?」百裏靜心裏的莫名越來越多,不懂楚若風到底在說什麽。
「什麽話?」楚若風挑眉,不滿地說,「看來你前面真的沒聽進去呢。」前 面他說過,不乖的小貓,是必須要被懲罰的。
百裏靜對著楚若風,心中的不安慢慢擴大,楚若風到底指的是什麽?
「你是不是很想擺脫我?」楚若風漫幽問,不等待百裏靜回答,楚若風徑自 接下去開口,「怎麽擺脫?你覺得你擺脫的了嗎?」
若換作別人,百裏靜一定會強硬的說要去警察局報警,去法院起訴他,但, 對象是楚若風這種有錢人的話,那麽這一切也就變的不切實際了。楚若風是他得 罪不起的人,法律這種東西,時靈時不靈。
法律是什麽,是人定下的律條,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對象還是有錢 的人話,還不是請個律師,隨處塞點錢,將法律玩弄于手心?而且百裏靜也沒有 證據,光憑他的一面之詞又用說明什麽?誰會相信他?只需要楚若風搖搖頭,說 個『不』字,就可以推翻一切。說楚若風強奸他,真的沒有人會相信,畢竟百裏 靜從前的職業不光彩,事情走到今天這一步,他只能跟著楚若風的制定的軌迹慢 慢往下走。
此時,楚若風從口袋裏拿出一張銀行卡,塞進百裏靜上衣口袋。「給你。」
百裏靜毫不猶豫的從口袋裏把它掏出來還給他,「我不要。」
楚若風不接,只是看著,「不是白給你的。」
百裏靜憤怒說,「我又不賣身。」他當他是什麽?
楚若風深感可笑,百裏靜的腦子裏究竟裝的都是什麽?「我有說這是買你的 錢嗎?怎麽?你很想賣給我嗎?」楚若風故意這麽說,逗弄百裏靜。
百裏靜臉倏然一紅,窘迫說,「那你這是什麽意思?」
楚若風說的于情于理,「當然是你爲我做的事報酬。」
這算什麽?爲楚若風做事是迫不得已的,若收了他的錢,那麽就百口莫辯了。
百裏靜拒絕說,「我不要。」
楚若風坐到皮椅上,翹起二郎腿,「送到口的肥肉,不要似乎太可惜了吧, 就當你業余時間在我這做兼職,我給你的薪水好了。」
百裏靜面帶不屑,「誰要你給的薪水?」
楚若風從西裝口袋內拿出盒煙,抽出一支,點燃,「我勸你還是乖乖收下的 比較好,至于爲什麽,你明白的」
明白!他當然明白!強人所難,霸道專制,強迫別人做不願意的事不就是楚 若風的專長嗎?「好,我收下!」百裏靜將手裏的銀行卡塞進口袋。
這是小貓真是笨的可愛,這麽輕易就上鈎了,楚若風面帶滿意地吐出口煙霧, 對著百裏靜看了幾秒,又慢慢開口說,「你前面的提議倒聽起來不錯。」他怎麽 就沒想到要花錢把百裏靜買下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