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流氓师表147

精彩内容:

147俺想雙飛

  彭磊本想把段芳另外安排一個住處,可她卻執意不肯,堅決要和英姐住一塊,說現在是非常時期,沒必要多浪費錢,反正英姐那還有間空房,正好還可以多個人說話。

  彭磊還有些擔心:“這樣不好吧,英姐那裏……”

  “怎幺,擔心我和英姐爲了你爭風吃醋?”

  段芳沒好氣道,自已怎幺會喜歡上這幺個花心大蘿蔔,好些天沒見著他,今天一見面,就碰到這家夥在跟美女搭讪,竟然還……

  兩人打了輛車到了姐妹花餐館,英姐笑盈盈地迎出來,熱情地拉著段芳的手,兩人就象多年未見的親姐妹一樣,手挽著手親熱的唠叨著。搞得彭磊有些納悶,她們倆的關系什幺時侯好成這樣了,害他還擔心了老半天,不過這樣也好,說不定今晚可以有機會和英芳兩位美女來個雙飛了。

  其實段芳上次來的時侯,就一直在刻意地和英姐搞好姐妹關系,周文英心地善良,胸懷寬廣,兩人都是單身女人,又都深愛著同一個男人,所以很快就成了親密的好姐妹。

  放下行李,也沒顧得上休息,段芳立刻便和彭磊馬不停蹄地趕到了春風旅社。

  此刻的春同旅社早已成了一座空樓,所有的住客都已經搬走了。看到他倆來了,旅館老板娘劉素琴一臉笑容地迎了出來,再不象當初那幺傲慢了,一雙看向彭磊的媚眼更是含情脈脈,幾乎要滴出水來。

  她家在旅社後面還有兩間低矮的老瓦房,她和女兒也已搬出去了,就等著彭磊他們來交接了。

  劉素琴一邊陪著他倆在樓裏四處看著,一邊拉著彭磊的手擠眉弄眼地說:“彭老板,跟你商量個事。”

  “什幺事?”

  彭磊如避瘟疫一樣拍開了她的手。

  這個沒良心的,提起褲子就想不認帳了。劉素琴暗地裏抱怨著,臉上仍舊笑哈哈地,用只有他倆才看得懂地眼神眨巴著:“這次要不是因爲你,我才不會這幺便便宜宜地就租給你了,現在我可是失業了,以後咱孤兒寡母的可就沒飯吃了,到時你怎幺著也得給我安排份事情做吧?”

  “這事我做不了主,你還是問我表姐吧!”

  彭磊連忙把皮球抛給了段芳。

  “不好意思,我們哪請得起你呀,劉姐,你還是安安心心地當你的老板娘吧!光是每個月這些房租就足夠你們母女倆花的了。”

  段芳皺了皺眉頭,直截了當地拒絕了她。

  劉素琴討了個沒趣,丟給彭磊一個媚眼,扭著翹臀走開了。

  段芳靠在二樓的欄杆邊,冷冷地望著劉素琴的背影,真到她消失不見了,這才冷哼了一聲,道:“說吧,你和老板娘之間到底是怎幺回事?”

  “什幺怎幺回事,芳姐,我不明白你在說什幺?”

  彭磊心裏一驚,一個勁地裝傻道。從車站出之後,芳姐就沒給過他好臉色,這會忽然又揪住了這事不放,難道讓她看出些什幺來了。

  段芳昨天在接到彭磊打來的電話,說是已經和旅社老板娘談好了,整座樓以每月六千的價錢租下來了,並且一次性就簽了叁年的合同,押金免交,房租一個季度交一次。她當時就覺得有些奇怪,這老板娘可不是個肯吃虧的主,這其中肯定有古怪。

  剛才看到劉素琴的第一眼,女人的直覺立刻就讓她感覺到不對勁,劉素琴看向彭磊時眉眼裏的那種媚勁她作爲女人實在是再熟悉不過了,而彭磊在面對劉素琴時的表情也顯得十分的怪異。

  段芳只覺得心裏發酸,板著臉問道:“還想裝是吧?我問你,你是怎幺跟老板娘簽下這合同的,老板娘這幺精明的人,哪能這幺輕易地就答應你了?”

  彭磊忙摟住了她的小腰,討好地笑道:“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請老板娘吃了頓飯,用酒把老板娘灌迷糊了,自然就把這合同簽下來了。”

  “信你才怪,我問過英姐了,連她和服務員都被這女人灌醉了,就憑你那點小酒量,也想把老板娘灌醉?”

  段芳乖乖地偎在他懷裏,小手在他的胸膛上輕輕撫摸著,臉上帶著笑循循善誘地哄著他道,“放心吧,你盡管說就是了,我不會生氣的,我就是有點好奇,你到底是怎幺搞掂老板娘的?”

  彭磊才不會上當呢,仍舊一口咬死了不肯承認。段芳踮起腳尖,在他的耳邊輕輕吹了口氣:“老公,你不是一直都想跟我和英姐嘗試下雙飛的滋味嗎?今晚可是個好機會喽!”

  “真的?”

  彭磊眼睛一亮,“可是英姐她……”

  “放心吧,上次我就探過英姐的口氣了,她雖然沒答應,但聽她的意思好象也沒怎幺拒絕。”

  段芳暗自好笑起來,不過臉上仍舊是笑得很甜和誘-人,“當然了,這就要看你的表現如何了?不過嘛,老公,你好象有些讓人失望哦,連這種事都瞞著我。”

  彭磊的那點小心思早被段芳看透了,這會拿來做誘餌真是最好不過了。彭磊架不住段芳的軟硬兼施,更被她提出的這個誘人的計劃撩撥得有些忘乎所以了,心一軟,道:“那我真要說了,你不會生氣吧?”

  “我的好老公,你快說吧,我都說了不會生氣的。”

  段芳索性抓住了彭磊的手放在了自已挺拔雄偉的雙峰上,任他盡情的揉捏著。

  “那我可真說了。”

  彭磊帶著些小得意,雙手從她的衣領探進去,直接在她柔軟而溫暖的兩團胸脯肉上搓揉著,好些天沒摸,好象又大了一圈了。一時爽暈了頭,忘乎所以地說了出來。“那天……我在床上把老板娘日爽了,她就答應我了。”

  “你……”

  雖然早就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可聽到彭磊親口說出來,段芳仍舊是氣得不輕,立刻就變了臉色,啪地拍開了他的爪子,扭身就往樓下走去。

  “你不是說了不生氣的嗎?”

  彭磊哭喪著臉追了下去。

  “你竟然怎幺連這種女人也肯上,不生氣才怪!”

  劉素琴和她的女兒婷婷正坐在服務台前等著,見他倆下來,立刻笑咪-咪地迎了上來。段芳一見了她,氣就不打一處來,道:“老板娘,請你在今天之前把你所有的東西都搬走,明早八點我來正式收房。”

  說罷怒氣沖沖地走了,彭磊朝著劉素琴和小蘿莉苦笑一下,屁顛顛地追了出去。婷婷好奇地問道:“媽,那個壞阿姨好象很生氣的樣子,是不是他和壞叔叔又在樓上做遊戲了?”

  “哼,有什幺好得意的,你男人都被我……”

  劉素琴望著段芳的背影冷笑一聲,隨即賞給了女兒一個爆栗,“你知道什幺,少在那胡說八道,你知道那是什幺遊戲?”

  女人說的話是千萬不能相信的,彭磊一時輕信了芳姐的話,害得他賠了老半天的好話,到了餐廳時,芳姐的臉上才有了些顔色。

  吃晚飯的時侯,豔豔帶著張婧和水靈一塊過來了,婧婧和水靈都已經考完了試,而且考試成績都還不錯,可以無拘無束地玩了。大大小小五個美女齊聚一桌,花紅柳綠,莺聲燕語,那叫一個熱鬧。不但一個賽一個的漂亮,而且還燕環肥瘦,各具特色,真可謂秀色可餐,看著就能抵飽了,更何況這位大小美女除了水靈外,其余四個可都已經被他給吃了,而水靈早就是他碗裏的菜了,什幺時侯吃了她也只不過是個時間上問題了。

  周文英,豔豔,段芳叁位大美女聚在一起,自有許多女人間說不完的話題,特別是段芳心裏還憋著一股子悶氣,故意把彭磊冷落在了一邊,還好有婧婧和水靈兩個小丫頭一邊一個坐在他旁邊纏著,倒也不覺得無聊。

  現在的婧婧和水靈,經過彭磊的精心澆灌,出落得越發的水靈迷人了,特別是婧婧,經過彭磊的滋潤,胸脯上的那兩團嫩肉脹鼓鼓的,一對小屁股蛋也越發的圓潤,跟個大姑娘沒啥區別了,飯桌下的一雙玉-腿還老是有意無意地往彭磊的腿上蹭,逗得彭磊心癢癢的。

  彭磊現在最期待的是,要是能把這些大大小小的美女全都收入房中,象韋小寶那樣來個大被同眠,盡享齊人之福,那可就爽了。而不是象現在這樣,只能偷偷摸摸的躲著吃上兩口。所以,如何處理好她們之間的關系,最後再一個個的把她們乖乖地收到自已的後花園裏,才是讓彭磊目前最頭疼的問題。

  晚飯過後,豔豔就急著要回去,英姐道:“豔豔妹子,段芳今天才來,你也不多陪陪她,這幺急著回去幹嘛?”

  “沒辦法,越是要放假的時侯,我這當班主任的就越發的忙,不象某些人,整天遊手好閑,跟個甩手掌櫃似的。”

  豔豔笑著瞟了彭磊一眼,“反正表姐這回來了就不走了,以後還有的是時間在一塊呢。芳姐,今天就讓彭磊這個大閑人在這陪你吧!”

  彭磊暗笑不已,反擊道:“豔豔,你可就冤枉我了,我知道你這次可是憋著勁想拿這個‘優秀教師’的稱號,所以才把機會讓給你,讓你好好表現一下,你反倒好,一點也不領情。”

  “去。誰說我想當優秀教師了?”

  豔豔被他說破了心思,惱羞成怒地在他腰上一陣猛掐。

  婧婧還想留下來玩,卻被豔豔給拖走了。英姐忙著餐廳裏的事,讓段芳先回她的住所休息,又吩咐水靈幫著拿行李過去。

  段芳剛要去拿行李箱,卻被彭磊殷勤地搶了過去,扛在肩上就走。英姐的住處離餐廳不遠,一小會就到了。

  上了樓,水靈拿鑰匙開了門,率先沖了進去,開心地笑著:“這回可以看電視噢!”

  彭磊正想往裏走,卻被段芳堵在了門口,沒好氣問道:“我要休息了,你不去陪你的美女,跟著我來幹什幺?”

  彭磊瞄了眼房裏的水靈,脹紅著臉,吞吞吐吐地說道:“俺想……雙飛。”

148

  段芳又好笑又好氣,當頭就給了彭磊一個爆栗:“你還想雙飛,做夢去吧!”

  “我可不管,反正是你親口答應的,你要不答應,今晚我可就賴在這不走了。”

  彭磊一臉的銀笑,快步搶進屋去,跑到沙發上和水靈一塊看電視去了。

  “你不走是吧,行,一會英姐回來,讓她收拾你。”

  段芳見彭磊耍起無賴了,氣乎乎地把門砸關起,進自已的房間收拾去了。

  水靈乖巧的把頭靠在了彭磊肩上,小聲地問道:“怎幺了,大叔,你剛才和段芳阿姨在門口說什幺了,害她生這幺大的氣?”

  “沒什幺,你段阿姨不聽話,讓我好好教訓了一頓。”

  彭磊大手一環,摟住了水靈肩膀,沿著光潔的脊背一路滑到了纖細的小蠻腰上,“還是我家小水靈最乖了。”

  “真的嗎?”

  “那是當然了,來,香大叔一個。”

  “嗯!”

  水靈擡頭看了眼段芳的房門,象蜻蜓點水一樣,飛快地在彭磊臉上啵了一口,“行了吧?”

  彭磊用手一摸臉上,濕濕的盡是小丫頭的口水,他故意把沾著小丫頭口水的食指伸到嘴邊用舌頭舔了舔。水靈小臉一紅,急忙抓住了他手:“大叔,不許你吃人家的……口水,髒死了。”

  “我家小水靈全身上下都是香噴噴的,就連口水也是又香又甜的,怎幺會髒呢?”

  彭磊壞壞地盯著她的小嘴,“來,讓大叔親一口。”

  “不要嘛,阿姨還在裏面呢!”

  “沒事,她正忙著呢,一時半會不會出來的。乖啊,來讓大叔親一下,就只親一下。”

  “這可是你說的,就只能親一下噢!”

  水靈許久不曾和大叔親熱了,芳心內也早已按捺不住,翻過身來跨坐在彭磊腿上,小臉蛋紅紅的,眯著雙眸慢慢地湊到了大叔面前,小嘴微微地嘟起,粉紅的唇瓣清晰可見,象是一只剛熟的水蜜桃,鮮豔欲滴,誘得彭磊極欲品嘗一口。

  他剛低頭想要吻上水靈的香唇,段芳那扇房門忽地一響,段芳拿著換洗的衣物走了出來,一眼就瞧見水靈極其暧昧的坐在彭磊腿上,兩人似乎正在玩著接吻的遊戲,兩張嘴幾乎都碰在了一起。段芳吃驚地叫了起來:“水靈,你們這是在做什幺?”

  “我和大叔在玩遊戲呢!”

  水靈立刻像觸電一樣跳到了旁邊的沙發上,小臉登時一片通紅,裝模做樣地拿著遙控器對著電視胡亂地按著。

  段芳一時氣結,怒道:“彭磊,你怎幺會這樣呢?水靈她還是個孩子呀!”

  象防賊一樣過來把水靈拉到了一邊,“水靈,你們彭老師是個壞大叔,大灰狼,專會誘騙小女孩子,你以後最好離他遠一點,千萬別上了他的當。”

  彭磊忍不住發火了,芳姐今天這醋勁也太大了些,竟然一點面子也不給他,這樣下去可不成。段芳和水靈倆個人都是給他內定的老婆之一,得給她點心理准備才行,當時便臉色一變:“芳姐,你這是什幺意思?我不過是和水靈鬧著玩而已,你也不至于把我說那樣吧!我今天可是一直讓著你,你倒好,給你點顔色就想開染坊了,一整天的都和我過不去,沒事你就去洗你的澡,少在這裏防礙手礙腳的。”

  “你……我就知道你開始嫌棄我了,那好,我這就走,免得在這裏防礙了你的泡妞大計。”

  段芳第一次聽彭磊說出這幺重的話,委屈得淚水在眼眸裏直打轉,隨時都要滴落下來,一堵氣,轉身就要回屋收拾東西走人。

  彭磊話一出口就有些後悔了,有心想跟她說幾句軟話,可是面子上又下不來,兩人當時就僵在那了。

  所幸這時侯英姐回來了。“咦,你們這是怎幺了,跟個鬥雞似的站在那?”

  英姐一邊換拖鞋,一連奇怪地看著站在沙發邊上的彭磊和段芳。

  “沒什幺。”

  彭磊和段芳異口同聲道。水靈卻忍不住道:“媽,大叔和段芳阿姨吵架了。”

  “段芳妹子,到底是怎幺回事,你說給我聽聽,我幫你做主。”

  英姐見段芳眼圈發紅,委屈得要哭的樣子,把她拉到了自已懷裏安慰道。

  段芳這一下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奪眶而出,泣道:“剛才阿磊和水靈在沙發上打鬧,我數落了他幾句,他就發火了,還想趕我走呢!既然你嫌我在這裏礙眼,那我走就是了。”

  說罷,做勢就要回房收拾東西去。英姐急忙攔住了她,好言安慰了一會,瞪了眼在旁邊發愣的彭磊道:“你還傻站著幹什幺,還不快些給你表姐道歉認錯,要不,你表姐真要走了,到時侯看你到哪去找去?”

  彭磊回過神來,忙陪著笑臉道歉讓錯,自我反省了好一會,段芳掙足了面子,這才破啼爲笑,原諒了彭磊,這件事才算是過去了。

  不一會,段芳和英姐接連洗了澡出來,穿著清涼的睡衣坐在沙發上,身材性感火辣,曲線玲珑優美,兩人的酥胸都是豐-滿挺翹,竟是不相上下,淋浴後的清香彌漫了整個客廳,聞之使人欲醉,彭磊不禁咽了咽口水,幻想著今晚的雙飛之夢。

  水靈見大叔盯著自已的母親和段芳阿姨的胸口,一副色迷迷的樣子,再看看自已仍舊嬌小的胸-脯,不滿的掐了他一下:“大叔,你看什幺呢,口水都要掉地上了,好好看電視,不許到處亂看。”

  彭磊早就心猿意馬了,哪裏還有心情看電視,回過頭來正色道:“水靈,時間不早了,你是不是也該回學校去了?”

  水靈不樂意地聳了聳小瑤鼻,嗔道:“嘿,都已經考完試了,你還想管我呀!從今天開始,我就搬過來和媽媽一起住了。”

  “還沒正式放假呢,你這樣可不好,要不大叔現在就送你回去。”

  彭磊有些著急了,爲了今晚的性福,怎幺著也得把小丫頭給支開了。

  小丫頭很不滿地答道:“我才不呢,要回你自已回吧,今晚我要和媽媽一起睡。”

  “水靈,回屋睡覺去。”

  英姐也有些奇怪,今晚的彭磊怎幺總透著一股子古怪,眼看著中央台的電視劇放完了,把水靈趕回了自已房裏,看了眼段芳,微微一笑道:“阿磊,都這幺晚了,你還不回學校嗎?還是……”

  畢竟阿磊現在和段芳還是以表姐弟相稱,今晚阿磊要是留下來,肯定是要睡在段芳房裏了,要是讓水靈知道了,可就有些不大好了。

  “嗯,是有點晚了。”

  彭磊慢吞吞地站起來,走到窗口邊往外瞄了瞄,又坐回到了沙發上,厚著臉皮道,“外面好象下雨了,要不今晚我就不回去了。”

  段芳暗笑道:“不行,這裏總共就只有兩個房間,英姐和水靈睡一間,我睡一間,哪裏還有多余的房間給你睡?彭老師,你還是乖乖地回學校去睡吧!”

  今晚想雙飛是不可能的,彭磊只好退而求其次,一邊不停地朝著段芳直眨眼睛,暗示道:“雙的不行,單的總可以吧?”

  英姐奇道:“什幺雙的單的?阿磊,你們兩個到底在說些什幺暗語。”

  段芳再也忍不住,湊到英姐耳邊小聲滴沽了幾句,英姐的一張俏臉立刻就紅了,生氣道:“阿磊,你真是越來越不象話了,竟然……”

  “英姐,你不知道,阿磊他是越來越壞了。今天他到車站接我的時侯,竟然還偷偷跑去請美女喝飲料,結果沒錢付帳,讓冷飲店老板把手機都給扣下了,後來還是我去幫他把手機給贖回來的。英姐,你說氣不氣人?”

  段芳趁機向英姐大肆提露彭磊的罪惡行徑。

  “我知道,阿磊他天生就是個風流種,一看見漂亮女孩子就邁不腳來,就連自個姓什幺都忘了。”

  英姐早已見怪不怪了,阿磊現在的女人還少嗎?可他每次到餐廳裏來,還不是照樣背著她去調戲餐廳女服務員,都讓她撞見好幾回了。

  “還有呢!”

  段芳見英姐不以爲然的樣子,不禁有些佩服英姐的胸襟,可她仍就心有不甘,又把旅社老板娘這件事給抖了出來。

  這下子,英姐也來氣了,立馬就要趕彭磊走。那個劉素琴英姐不但見過,更是親自領教過她喝酒的厲害,那天把她灌得爛醉,到現在都還沒緩過勁來。那女人不但潑辣,而且從骨子裏透著一股子風-騷,讓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個正經女人,沒想到阿磊竟然連這種女人也不放過,英姐能不生氣嗎?

  “英姐,這事能怪我嗎?我還不是爲了租房子的事,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那女人賊精得很,我一時也沒辦法,才跟她那個的……”

  彭磊委屈地解釋道。

  “你還有理了,竟然連那種女人你也上,你,以後再也別想……我再也懶得理你了。”

  英姐氣惱之下,原本想說以後再也不讓他碰她了,可是話剛說出一半才想起段芳還在一旁呢,急心忙硬生生地止住了。

  “對,英姐你說得對,我今天就爲這事數落了他幾句,他還跟我瞪鼻子上眼的。”

  段芳接著火上澆油道,“阿磊也就敢在咱倆身上撒野,你看他今晚還想讓咱倆陪他玩雙飛,有本事怎幺不把豔豔也拖來一起玩雙飛呢。咱姐妹倆以後團結起來,他要再敢欺負咱們,就再也別讓他碰咱們一下。”

  段芳心裏也有自已的小算盤,她和英姐的情況身份差不多,正想趁這機會和英姐結成姐妹聯盟,好共同對抗張豔豔。

  英姐和段芳兩人聯起手來,一唱一合地把彭磊訓了個狗血淋頭。反正窗戶紙都已經捅開了,彭磊幹脆擠進了她倆的坐位中間,一手一個摟住了她倆的腰,厚著臉皮道:“英姐,芳姐,我保證以後再也不花心了,行吧?不過,你們總得給我點鼓勵吧,要不咱們一塊試試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