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床上AV

精彩内容:



    說出來你不信,由于我專注于寫那些十八禁內容,我被警察盯上了,這事我
沒有必要騙你。原本以爲我看著某個短片哈哈大笑罵他活該,怎料我自己也有這
幺一天。

    在很久以前,也就是大前年吧,那時我就留意到這部短片了,當初自己只是
被他們的創意所折服,況且我那會兒還沒有踏入色情圈,也不知道色情圈在那裏
可以寫這些。所以一直沒有動筆想過要改編加料這個短片。直到前段時間我又重
看了一遍,打算將短片翻新一遍,在完成之際,我翹著二郎腿在細細品嘗自己的
大作時,連警察來到自家門口也不知情。

    不過說來也是好笑,自己曾經一心爲那些敢在群裏收費寫黃文的同行感到佩
服又擔心,卻沒料到自身危險悄然而至。人家倒是寫得歡樂,又不怕被人舉報。
爲什幺這幺說呢,因爲不是每章都會博得粉絲滿意,他們心思稍有偏差,就會有
歪點子。據說那些建群收費的作者們也不笨嘛,不定期解群又建群。但百密總會
有一疏,不是每次都那幺好運的。人心難測啊

    我爲他們擔憂人家安然無恙,自己悠哉悠哉圖個樂趣卻被關進小黑屋,輾轉
反側在局子難以入眠。就在上兩個禮拜,我被請去了喝茶。至于信不信由你,反
正再怎幺說我也是一個老“作”者。

    在局子裏我呆了半個月,裏面的人才多得我數不過來,他們說話又好聽,實
話說我超喜歡在裏面,感覺就像回家一樣,不過念在革命尚未成功,我只好出來
繼續努力奮鬥,爲自己當初的目標默默堅持那份初心,我就不信自己不寫那些粗
鄙的生殖器官就不是黃文,我要的淫而不賤,賤而不失文雅,文雅又不失純真。

    我記得坐在我對面的警察問我爲什幺要寫這些,叫我老實交代。

    接上回

    我看了你的黃文,跟其他人不一樣,人家是專門寫個黃故事,你偏不是,非
要在裏面胡思亂想,難道你不知道國家最討厭那些胡思亂想扯什幺自由民主大旗
的人們,現在是和諧社會,一切以發展爲前提,你這不是搗亂人心幺,不捉你捉
誰。

    天哪,有這幺嚴重,你就把我當神經病得了,我不過胡寫一通罷了。

    瞧你說的,你看看你寫得都是什幺玩意兒,什幺以暴制暴,國家現在是止暴
平亂。還有啊,你寫什幺小姐啊。最近嚴打難道不清楚,捉到一個罰五千塊錢。
現在你人贓並獲,罰款一萬沒得商量,你別囔囔,這是法律規定的。對了,警察
指著電腦,“你好好看看你寫的什幺玩意,好好的黃文被你變成議論文了,時不
時就拎幾個優秀色文作者出來,是想告知我們警方你坦白從寬,進而釣出後面那
些大魚來還是你真有那幺胸襟廣闊,純欣賞他們?

    不不不,其實我覺得吧,做人不能太陰謀論。

    什幺,你是說我講你不對咯。

    不,你聽我說,如你所說,我確實蠻欣賞他們的,但我也承認人是有嫉妒心
的,不過我好在不是靠這個覓食討生活,所以沒有你說得那幺不堪。俗話說得好,
遠的崇拜,近的嫉妒,沒有利益的崇拜,有利益的有沖突,所以我只是單純的欣
賞,進而讓人誤以爲我胸襟開闊。

    我又說了,自己也是人,但好在我心態比較好,不敢有利益摻雜在裏面,雖
然說寫作這個擂台人人可以參與,不是因爲誰進入了,別人就少了市場,也不是
打仗什幺的。更不是因爲你上一部是熱門作品,下一部也會好賣。

    停停停,誰愛聽你講這個,我是問你爲什幺寫這個?

    好奇呗。

    好奇?你難道不知道就因爲你好奇所以才被我們警察逮住了。

    意外?我讪讪笑道。

    快說說你有什幺目的,動機在哪?

    這話得從寫作開始講起,剛才說到哪去了,說我爲什幺不妒忌,上面提到差
不多了,那我也沒什幺愛說的了。如果非要讓我說,我就是受不了現在的黃文大
環境下一些純手槍文太過于辣雞。

    喲,你自己也是寫黃文的,你還看不上人家?

    我不是拿寫這個圈錢,當然人家有本事,咱不妒忌。

    你有什幺資格妒忌人家?警察隨後補刀。

    我郁悶得差點吐血身亡,你能不能聽我講完,我就是受不了那些整個篇幅是
哼哼啊啊的那些純湊字數的黃文,再者我就不明白有些作者怎幺有資格說人家白
嫖!

    這不用你教,我給你解釋吧,意思就是你們愛找小姐,睡了以後不給錢,不
就是白嫖咯。

    你這幺一說也對,但在黃文這裏,就有些尴尬,你想想,就算是正規網站,
也要提供十幾萬字的免費章節引誘讀者上鈎,讓他們覺得自己有選擇權,故事情
節好,他們想要購買的欲望啊。既然同是在網絡連載,就必須守那些規則,積累
潛在客戶,你一句不喜歡白嫖者,打退了多少潛在客戶。

    咦,你這幺一說,我也懂了。

    請注意,這跟找小姐睡覺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人家是面對面交流,有長相有
身材給你看的。寫黃文幺,讀者不知道你有什幺本事,你就一定要提供免費章節,
讓人家知道你寫的是什幺,然後根據他們的需求選擇買還是不買。就算到了後期,
有些讀者買了覺得有些虧,發幾句牢騷也是應該的。難不成打開門做生意只允許
好評率,不許人家說差,這也太霸道了吧。

    你說得對,這事吧,我算看出你們作者這個群體受不了氣,我沒說錯吧,自
尊心太強,內心敏感卻又不是做生意的料,有些事情必須學會忍,還要嘗試與人
溝通,要安撫別人的情緒。

    哇,我說警官,你不去做生意簡直就是浪費人才了。

    不許笑,做生意跟當警察,同樣是爲社會主義服務,沒什幺區別。

    我豎起拇指,誇他一句:佩服!

    別奉承我,你總是繞彎子,快給我說你寫這個的真實目的。

    我已經說了,我擡頭看到他的眼神淩厲,想是要準備發火的樣子,趕緊討好
道,想我泱泱大國,各種類型題材的黃文應有盡有,獨獨缺我這款!

    喲,你還真誇起自己來了,警察看我一臉的得意狀,重拍了一下桌面,讓我
驚醒過來。我被他嚇得龜縮起來,認真坐端正聽他訓話,你知道你這叫什幺嗎,
你寫的全是問題小說,人家有問題解決問題,再不濟就把提問題的人解決掉,你
倒好提出問題趕緊跑,你想跑哪去,還不是被我逮住了。

    我這是開放性,不提供也不準備解決任何問題,讓人去思考怎幺做。

    你有那幺大本事嗎?

    說實話,還真沒有,也就是嘗試了才知道作者這個群體過于狂妄自大。

    那不就得了。

    嘿,跟你說你也不懂。

    你倒是說啊。

    這幺跟你說吧,只有立場不同,沒有是非。

    說具體點。

    具體點我也不知道啊。

    你是耍我呀。警察發怒道。

    不,我瞧他眼神通紅,安撫一下他情緒,我還真的不知道。你聽我說,如果
我真的知道就不會坐你對面,你在上我在下了。

    你什幺意思。

    我意思就是你懂的意思,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我也就意思意思一下,以爲你
會懂我的意思,沒想到你意思居然不懂我意思,那我還怎幺跟你談意思呢,你說
這有意思嗎?

    嗯,說得有些道理,他停頓思索一會,不是,你到底什幺意思,給我說人話。
他火了起來,用手掌敲打著桌子。

    沒意思啊。

    那你還寫它幹嘛?

    我就覺得吧,自己空虛寂寞,不找點東西玩自己肯定會無處打發時間。

    所以你就玩這個。

    對,還是你懂我。我順著桿子往上爬。

    放屁!給我老實點。

    其實我覺得吧,既然我寫故事沒別人好,文筆也差,我肯定要另辟途徑啊,
人家是將思想隱藏在故事裏面,藏得太深,我做不到,也不想去學,總覺得太浪
費時間了。所以我爲了表達自己的想法,我的黃文可以不必有完整的故事情節,
甚至黃色內容是拼湊過來的,一句話,爲了黃而黃。我忍住了不說後面的話,因
爲不敢,別人也不是瞎子,作文裏夾雜濃厚的政論色彩。

    而且在我的作文裏,常常借“景”抒情,長篇大論某思想。有的時候甚至借
小說人物之口離題萬裏、汪洋恣意地表達自己理念。簡而言之,我的作文並非純
粹的黃文,在我的作文裏,什幺都可以不重要,思想表達最重要。一般來說,寫
小說當然是爲了表達思想,而我寫作文,純粹是爲了表達思想而寫,不然我一個
字都懶得打出來。

    這點我也看出來了,總覺得差點意思。

    是吧,我也挺討厭自己這個缺點的,但沒辦法,人浮躁起來就這樣。

    繼續說,警察顯然有了興趣。

    我寫這個就是警惕世人看書太沒有耐心,我一直都叫他們多看書,當然不是
專指小說,也不要人雲亦雲,要看大部頭的書。

    停,我不是要你說這個,是叫你交代目的。

    我叫屈道,這些都是我的目的啊。

    那你長話短說。

    好,很多人喜歡快餐文化。特性有兩個,第一是碎片化——因爲大家都不看
長篇大論了,甚至連二手讀物都懶得讀了,只能讀碎片化的叁四手玩意兒,這些
東西最會斷章取義,反正原來是什幺,真相是什幺,沒人關心,起哄圖熱鬧找認
同刷存在感才是第一位的。第二呢就是標題黨。我以前常愛做,現在也是。我老
覺得這是比碎片化更沒節操,從碎片化的論據中以神邏輯總結出奇怪的論點,這
個有人曾批過,我就不多說了。但網絡的用戶吃這套,臉譜化的人生,扁平化人
格,因爲不需要用腦。別看互聯網大旗扯得高,20世紀上半葉和中葉盛行的那
套宣傳手段,依舊有效。因爲人,還是那些人。我說的就是,唔,標語。

    唔,看似有些深度啊。不過你也蠻老實的啊。

    嘿嘿,你也覺得啊。我心裏樂開懷,自己不過胡說一通罷了。